劏房補習教師 坐水桶教書
17-12-2014

【明報專訊】30歲的林小龍在中文大學碩士畢業,現時是全職補習教師。3年前,他因為家庭原因要搬出來獨居,因收入有限,又要照顧學生的需要,因此在元朗租了一個鄰近學校的唐樓劏房。劏房面積有限,加上廁所也只有50平方呎,但租金也要2800元,算下來呎租要50多元。

元朗50呎租2800元

中文系出身的他藏書豐富,家中三面牆都密密麻麻地排滿了書,劏房正中間擺了3張茶几,兩邊靠了幾張方形儲物櫈,除此之外便再也沒有空位,連一張睡覺的牀也沒有,「因為枱同櫈係必需,平時學生補習都坐這裏,夜晚就睡在這幾張櫈上。」原來櫈上的「咕𠱸」就是他的枕頭,被子收在儲物櫈下,夜晚才拿出來。因為櫈的闊度與小龍肩膀差不多,所以他睡上去之後只能一動不動,「曾經試過轉身時整個人跌落地下,不過現在慣了可以不動」,緊挨櫈的茶几也成為他的「防線」,「跌下去之前,我碰到張枱就會醒」。

只有一兩個補習學生的時候,小龍還可以與他們「平起平坐」,但有時一班學生四五人同時上課,小龍連櫈都沒得坐,要退到廁所教書,他試過坐在馬桶上教,「蹲亦都試過,但始終一堂至少個半鐘,都幾辛苦」,後來他將水桶反轉扣在地上,成為一張迷你櫈,他總算可以坐着教書了。

「晚上睡在幾張櫈上」

「始終櫈比較硬身,醒後好似被人打過,身體不很舒服。」小龍也曾買過一張牀褥,擺在劏房中間當牀,但冲涼時,廁所滲水出來會弄濕牀褥,「試過用毛巾都塞唔住」,故唯有「摺埋」,繼續睡櫈仔。在劏房中捱了幾年,隨着學生增多,收入漸趨穩定,女朋友亦學業有成踏入社會,他計劃明年初與女友搬入村屋單位,空間更為闊落,只是租金也大增至5000多元。

生活艱辛,小龍還是保持苦中作樂,「香港形勢艱難,係外部苦,但保存自己,花點心思,係內部樂。」他指劏房住得太久,身體會顯得不如以前健康,但他還是希望一眾劏房居民可以養好自己的身體,等待轉機,「希望香港日後建屋可以滿足本地人需求先,政府都應該增加公屋、居屋供應,改善低下階層居住環境」。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