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無損外國投資信心」
01-03-2015

【明報專訊】去年爆發的佔領運動,商界曾憂慮會影響外資信心,擔心資金將棄港而去。傅高義說,以他理解,對外國媒體而言,佔領運動或是大事情,但對外國投資者而言影響不大。香港與內地相比,司法獨立及資訊自由仍然是得天獨厚,反而內地近年反腐對官場的衝擊,以及環境污染問題,令不少外國公司將駐內地的員工調回香港。

對港信心源於制度法治

「我不覺得那個(佔領運動)是不安定,學生鬧事,搞一些運動,但是香港的工作受到他們的影響我認為不是這麼大。」傅高義說,印度、非洲等地發生的動亂跟去年在香港的運動不一樣,學生是做一些運動,但對公司的影響不是這麼大。「從外邊看,媒體會覺得是大事情,但對經濟發展的影響,尤其對外面投資者來說,我不覺得跟別的地方比較有多不安定。對於美國投資者來說,問題不大。」

傅高義對香港的信心源於香港的制度優勢,「我知道有香港媒體的朋友比較緊張,我們的教授也比較緊張,覺得大陸的壓力太大了,他們要是批評大陸,會不會給他們自己有影響?」他認為,當然香港比以前緊張,但跟北京比較,自由還是非常大的,「法治我認為香港這一點做得很不錯」。

反而,內地近期的政治高壓氣氛及反腐對官場的衝擊,對香港有利。「現在一些外國公司在內地變得十分小心,會覺得,跟他們競爭的中國公司是利用這個機會(反腐),給外國公司壓力。」早前製藥公司葛蘭素(GSK)就有多名高層被捕,公司亦遭罰巨款。「我估計會有一批外國公司,本來在大陸的工作比較重要、比例比較大,但現在來到香港。媒體是一個最簡單的例子。《紐約時報》在北京,記者不會這麼多,跑來香港,從事別的工作也是一樣的。」

內地反腐衝擊 反對港有利

反腐亦令很多官員保守被動,不敢積極解決問題,亦有外國的商人會擔心,地方官員下個禮拜會不會有問題了,也要怕。「應該解決的問題不容易解決了,所以那些人從大陸跑到香港來的也會有。」與此同時,也有環境因素的考慮,比如說在北京工作要是有小孩的話,不太舒服,所以跑到香港。

傅高義亦補充,香港現在還是不錯,「現在經濟發展不算很快,我作為一個外國人覺得還是不錯,香港人吃飯、工作還是不錯的」。香港的地位也很重要,媒體在香港有自由,比方說出版社,很多書在大陸不能夠出版,在這裏出版,能寫東西,媒體有特殊的作用。「一些公司也是需要比較發達的法律制度,所以國際的公司在香港比較舒服。香港還有很多好處,要是能發揮作用,我覺得香港會繼續搞好。」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