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家庭教會亦遭「清查」
24-12-2014

【明報專訊】今年的「拆十字架」風波有一個特點,被拆的教堂大部分是場所登記在官方認可機構「兩會」之下,表面上看,政府長期以來的心頭大患「家庭教會」反而尚未受波及。然而,多名當地教會人士表示,發現有不少小型的家庭教會也遭到政府「清查」,有的甚至被強制併入已登記教會。而有經歷過文革逼害的長老表示,這場十字架風波是溫州基督教徒必經的考驗。

普通住宅大廈內聚會

溫州的家庭教會是如何在夾縫中生存呢?記者此行參觀過不到100人規模的小型聚會。入夜,記者根據地址來到一棟大廈背後的小區,通過一扇側門來到一棟普通住宅樓的2樓。這層大多出租給小型賓館、貨品倉庫等,記者探訪的聚會點就在其中一間不足1000呎的房間內,跟香港寫字樓辦公室大小相若。佈置類似課堂,講壇上粉紅色透明紗布後矗立一個巨大的十字架,發出紅光,簡潔莊嚴。來聚會的大多為青年和小量中年婦女,齊唱聖歌、禱告之後,牧師開始講道,內容是耶穌誕生的意義。

倘遭盤查 稱老人家聚首

該家庭教會其中一名負責人透露,就在這場拆十字架風波最緊張那段時間,他們收到政府人員要來查訪家庭教會的風聲,於是專門安排教徒們把室內大部分的桌椅搬走。「就讓幾個老太太坐在裏面閒聊、吃花生等他們,政府人員來了以後百般盤查,我們就說這裏只有幾個老人家聚聚,他們才肯走。」《紐約時報》早前披露的政府內部文件亦提及﹕「要查清未批准的、非法的宗教活動場所(包括基督教私設聚會點)的數量和建築面積。」

家庭教會領袖 傳教三度入獄

溫州重要家庭教會領袖之一鄭大同則將這次十字架風波視為對溫州基督徒的一次考驗﹕「每個人對信仰的堅貞,他(她)的勇敢、智慧到了什麼程度,都要接受考試。」鄭大同的經歷,堪稱中國基督徒的典型縮影。他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生於無信仰的家庭,在動盪的文革年代歸信,偷偷地在小房間、地下室甚至是山林裏聚會、傳教。鄭大同在1974年因熱中傳教而入獄兩年,在1994年因興辦未經批准的基督教學習班坐牢53天;直到1997年,他又在一場打擊地下家庭教會的風波中第三度入獄。

鄭大同說,改革開放後他曾對政府重拾信心,更一度加入了官方認可的中國基督教兩會參與宗教管理工作,最終失望退出。他認為地方官員只考慮自身利益,缺乏正義感,「執政者的敵人不在外部而在內部,不必要對教會那麼擔心。我覺得拆十字架事件是腐敗分子故意轉移方向,有流血事件出現了,他就說,你看還反什麼腐敗,都要維穩了。他是故意製造敵人」。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