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智囊論「後佔中」:北京企硬 香港退讓
19-11-2014

【明報專訊】佔領中環運動50多日下來,現已陷入進退維谷局面,各方在探討退場方式之餘,更着眼未來香港「後佔中」下的新形勢。明報專訪京港兩地頗能向中南海進言的中央智囊,冀能藉此解讀中央治港的新思維。兩地智囊對香港前景都不甚樂觀,認為未來北京對港只會更強硬,藉落實《基本法》去解決人大釋法、特首向中央負責等問題,甚至在基本法23條的問題上「幫港立法」等,一句概括,未來將是「北京企硬、香港退讓」的時代。

北京大學港澳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法學教授強世功說,如果佔中結束,中央對港「大的原則上肯定不會改變,中央多種場合的講話中講得很清楚,包括最近習近平主席見到特首梁振英時也說,中央對港政策一如既往地不會有改變」。

他認為,在具體的治港策略方面會有一些調整,第一是加強完善《基本法》實施的相關制度和機制,包括完善人大釋法、行政長官向中央負責的機制等等。強世功指出,基本法明確規定行政長官向中央負責,但「如何向中央負責」並沒有嚴格意義上的制度,而人大釋法的程序,如何啟動、如何聽取各方面意見,都需要完善相關的制度。第二,會致力於推動香港社會相互的包容和理解,改變目前相互對立的社會情緒。

劉兆佳:中央治港將「制度化、程序化、具體化」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亦稱,未來中央和特區的關係會「制度化、程序化、具體化」,比如特首述職制度,怎樣能夠令到中央更好地了解、指導特區施政,「比如立法會通過的法律,以前中央不會特別去看是否符合基本法,將來就會看清楚,如果不符合可以打回來」,「將來主要官員的任命,中央會採取更加小心審慎的審核制度,不會再提交什麼就照單全收。人大釋法也沒有以前那麼排斥,如果真有事情違反基本法,她會較積極地去釋法」。

強世功:「和中央對話」莫名其妙

強世功對本報記者指出,香港有一種「幻覺」,以為中央一定要回應佔領者的不滿,但「和中央對話」在內地看來是莫名其妙,「不是一個老百姓今天被徵地,我都要跟中央對話」。強世功認為,不是普選了就萬事大吉,「其實就算選出來一個梁家傑,他也要與中央建立好的關係,那麼反對派是不是會認可?行政長官是不是要和工商界合作?」

「最值尊敬反對派是司徒華」

「(與中央)沒有政治互信,這個遊戲就玩不下去。反對派把責任全踢給中央,自己純潔無辜得像天使。」強世功直言「現在的反對派,一個值得尊敬的都沒有」,1980年代的鍾士元、鄧蓮如、林行止,主張之激進並不亞於今天,但最後也懂得妥協。他認為最值得尊敬的反對派是已故支聯會主席司徒華,稱讚他有理念、有妥協、有承擔,而且有一以貫之的愛國情懷。

劉兆佳也說,清場不等於解決了背後的引發因素,甚至有人因此心生不忿,佔領者尤其是年輕人跟政府的關係會進一步惡化,而最終鬥爭會漸漸由街頭轉回議會,「將來街頭鬥爭和議會鬥爭會結合起來,進一步造成特區政府的管治困難……未來一兩年香港恐怕要面對持續政治動盪不穩定局面」。

劉:沒23條 中央危急關頭會「幫你立法」

「這次事件中央要扭轉反對派尤其是年輕學生的心理預期,以為通過給予中央強大壓力、採取抗爭行動,到了最後中央必會讓步」,劉兆佳肯定,中央未來會強化在香港事務上的參與,特別在重大問題上由中央主導,不會輕易做出任何讓步,另外中央政府也想告訴港人,香港問題對中央沒有重要到需要「不惜代價」去處理的地步。

「回歸後頭10多年,是中央對香港人退讓的過程,未來就是香港人對中央的退讓過程。」劉兆佳說,中央政府講明自己在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只不過授權特區政府高度自治,所以中央政府手上有很多權利可以用,必要時去扭轉香港的局面。「中央已經開始研究,當真正出現國家安全情况的時候,香港沒有23條的情况下,如何在香港引入內地的《國家安全法》。」所以他認為,「不立法對香港非常不利,危急關頭中央政府會『幫你立法』,所以我認為要盡早按照香港的價值觀、利益來立法。」

(深度報道)

明報記者

■影片區,更多專訪片段:http://link.mingpao.com/19473.htm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