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推減稅 港企:應管地方雜費 增工作量 「未見其利先見其煩」
26-05-2016

【明報專訊】供給側改革的「三去一降一補」,「三去」對經濟增長是不利的影響,相對地就需以對經濟增長有利的改革去抵消,亦即是「一降一補」的降成本及補短板。前者是透過降低企業成本助其創新發展及增加利潤,後者是補足不同領域的弱項,例如投資、民生、基建等等,加強經濟根基。去年,內地已陸續透過簡政放權及撤消多餘行政費為企業降成本,今年重頭戲則是5月1日全面落實、總理李克強揚言可為企業減輕5000億元稅負(人民幣,下同)的營改增措施(見上表),然而有在內地經營中小企的港人指出,要重新學習新稅制,未見其利先見其煩;部分行政費是減免了,但地方上更多苛捐雜費始終沒改變。

明報記者 陳子凌

從事智能家居業務的港企力訊科技有限公司,2003年已於深圳設分部,董事陳榮基直言,近年體會最多的,是政府部門審批較快捷和便利。「過去申請一份證明,等上多個星期也未必能完成,亦無法知道還要等多少天,費時失事,令公司很難掌握預算,不過近年情况有明顯改善,政府批文處理快了,也能夠告訴你預計完成時間,這些改變對營運幫助很大,至少不用派員工去那些部門白等一天,所以從節省時間成本而言,簡政放權是有效果」。

讚政府審批加快 「不用再白等」

至於被中央予以厚望、聲稱能為企業減負5000億元的營改增措施,陳榮基卻笑言能否為公司省稅尚未可知,但為了適應新稅制,財務職員又要聽講座又要學習文件,「為安全計,新舊發票等等一概記錄及保留」,大大增加文書工作量,若從投入的人力時間來計,營改增是「未見其利,先見其煩」。

推「營改增」 港企:重學稅制更煩

陳榮基又指出,由於是新稅制,報稅時可能難免錯漏,需時可能更長,肯定需要適應期,「比起過去收營業稅,現在收增值稅,不一定所有中小企都能省錢,省也未必省得多,最大受惠者可能還是大企業」。不過,他覺得實際效果應有待正式徵收後才能了解,目前來看,簡化行政對公司節省成本來得實際得多。再者按規定企業要在營改增落實前,將需要補繳的營業稅繳足,等於未交增值稅前,要先花錢補交舊稅。

另一方面,中央雖提出減免不必要行政費,但實際上地方苛捐雜費並無減少。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永遠榮譽主席劉達邦指出,東莞市的村鎮多年來都向工廠收取不同名目的費用,「最簡單是管理費,我公司最近便從一年20萬元加至22萬元」,但他直言交了錢也不覺得有甚麼管理服務;此外還有一費多收,「垃圾費和垃圾搬運費分開收,排污費和廢物處理費又是分開收」,他稱每種費用每月收一千幾百,小數怕長計,「更不知甚麼時候又弄出甚麼新名堂收錢」。

雜費名目多 收垃圾分處理搬運費

除了濫收費用,村鎮部門壟斷服務也令中小企困擾,「有會員反映,全村工廠只能採購村委指定桶裝水公司,雖然價錢不是貴很多,但牌子沒人認識,味道很怪,很可能只是水喉水,結果公司既要訂這間廠的桶裝水,又要自行買水給員工,平白多了開支」,香港中小型企業國際投資交流協進會會長趙志雄又稱:「另一例子是有些工業區只許你選擇一間廢料回收商,回收價格低不在講,又常常不按時來回收,影響工廠庫存運作,試過有港商找其他回收商,結果貨車被堵在廠內不讓進出,最後又是賠款了事。」劉達邦及趙志雄皆認為,中央減行政費雖好,但地方雜費才關乎中小企最切身利益,就算金額有限,但已不勝其煩,因此更應整頓。

(中國經濟L形走勢系列——系列四)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