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埃冶金 礦場含氰水遍灑 紫金:重視環保作業安全
04-10-2015

【明報專訊】天津大爆炸暴露了內地管制危險品的重重漏洞,亦揭示了各地對俗稱山埃的氰化鈉有龐大使用需求,背後涉及礦業仍以山埃冶金煉黃金。本報記者上月前往有「中國第一金礦」之稱的福建紫金山,親睹紫金礦業(2899)為開採這座每噸礦石只含0.3克黃金的「極低品位」礦山,需用上大量山埃溶液,露天向滿山礦石噴灑,開採過程產生數以千萬噸計的礦渣廢水儲存在尾礦庫,亦成為生態環境的計時炸彈。紫金礦業強調所用的氰化鈉溶液濃度低、重視環保及作業安全,但有工人投訴在保護措施不足下罹患嚴重肺病,村民不滿當局及企業為黃金而犧牲他們的安全,卻未有適當補償。

明報記者 黃詠慈

綠色和平指出,各地環團都關注山埃冶金的生態污染問題,希望促成各地政府取締此高污染的採礦技術,但中國及澳洲等主要採金國家並無和應。紫金礦業集團環保與安全總監劉榮春接受本報專訪時指氰化鈉開採金礦全世界都用,強調集團重視作業安全,又投入逾8.3億元(人民幣,下同)做環保工作(詳見另稿)。

「要金山銀山,也要綠水青山」,位於福建上杭縣的紫金山,四處掛着提示安全及環保的標語,記者沿路看到的卻是另一番景像。紫金山是全國首批國家礦山公園,被視為「工業生態旅遊景點」。遊人預早申請可由職員帶領下參觀各生產工序,但記者從大門進入,自行截順風車上山頂,並步行至各個產區,其間並未有人阻止。

從山頂瞭望台俯瞰,運輸車在露天採礦場繁忙穿梭,一個個裝滿礦渣的「尾礦庫」幾近溢滿;記者沿車路至各產區,路旁都有標示着運送含氰化鈉溶液的喉管,沿山而建,不過部分出現鏽蝕及有滲漏。一輛停在路邊、運載腐蝕液體的車輛,漏出的不明液體更濕遍車路。

落山約半小時,途經一個露天堆浸場,工人站在礦石堆中開關佈滿堆場上的花灑頭,喉管的標示上寫着「含氰溶液」,但部分工人沒戴上口罩,途經人士亦容易被溶液噴到。記者見到霧氣並聞到刺鼻氣體,一會已感頭痛暈眩。

氣體刺鼻 記者暈眩頭痛

紫金山是一個金銅礦,位處縣城上游25公里,西面是汀江,南面是舊縣河。山峰之間築起多個「尾礦庫」,用作儲放礦渣廢水。不過國內尾礦崩潰時有發生,2010年紫金山9100立方米廢水流入汀江,嚴重污染食水源。

距離礦區最近的逕美村,位於其中一個尾礦之下,沙塵滾滾,水源、空氣污染嚴重。

在村內住了34年的林先生表示,自從後山10年前開始堆起礦石,不時揚起「污氣」,每逢吹北風尤其嚴重,他6年前起患有肺氣腫及有心腦血管問題,「鄰居也患上肺氣腫,5月入了福州醫院至今還未出來」。林先生和很多村民一樣,以前種水稻為生,現在水稻不能種,政府以每平方米7毛錢向村民賠償,「以前7毛錢是租金連穀子計算,現在穀子幾錢?」逕美村村民說,他們每年獲約100萬元賠償,但村民指數目連買醫療保險也不夠。2013年村民曾經向省、縣、市政府要求搬村,信中寫道,村民多年來配合紫金山開採,貢獻糧田、菜地、茶山,但「青山綠水變成了黃湯滾滾、塵土飛揚的村莊,農田無法耕作、水源無法飲用」,已完全不適合村民生存,要求換地,不過至今沒有政府部門受理。

除農田受影響,當地人亦擔心水源污染,不敢飲用河水。當地人賴先生說,「自從有人開採金山,水面不時漂浮着五顏六色的東西,我們都不再飲自來水。」他稱,自來水只用來清潔。至於煮食飲用,有錢人會買瓶裝水,買不起的就到附近山泉取水。水西村的龍口山泉,下班時間途經買水的人絡繹不絕,付一元可裝一桶,記者發現當地水利局人員也買了5桶。住在山腳下的梁女士稱,20年前嫁進村裏時,空氣好,水很清,但近年試過小孩浸水後皮膚起疱,不敢再碰河水。她慨嘆,「我們不懂法律,怎追討?賺錢的是他們,吃虧的是老百姓。」

此外,記者在山腰一個隱敝的排污渠,發現排出污水十分混濁,附近植物發黑枯萎,本報抽取污水水辦化驗,結果銅含量達47.54ppm,不過污水最終如何處理則不清楚。根據國家污水排放標準,最低級別為2ppm。

劉榮春:除2010事故 從無污染賠償

就村民指礦場污染農村令村民致病,劉榮春反駁,除2010年的尾礦事故,要向漁戶賠償外,從來無因為污染向其他人作出賠償,重申已做足環保措施。

■山埃冶金﹕http://code.mingpao.com?1760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