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詐彈客」 黃耀堃撐佔中:「愛國教育」洗腦可怕
08-05-2017

【明報專訊】六七暴動期間,「真假菠蘿(土製炸彈)陣」造成多人死傷,當年在左派學校培僑中學讀中二的黃耀堃,數次「接受任務」在街上放置假炸彈。50年過去,這名2014年支持佔領運動的退休教授驀然回首,認為當年接受的左派「愛國教育」有如「洗腦」,加上校內群眾壓力製造英雄感,驅使學生參與暴動,「是很可怕的事」。

不聽「反動電台」 不知小姊弟炸死

根正苗紅的黃耀堃1966年來港,家住「左派大本營」北角僑冠大廈,就讀培僑中學,翌年六七暴動爆發,當時他中二下學期,14歲的他被師長指派,數次在街上放假炸彈,地點包括書局街、皇都大廈前電車路等。掩護同學確認無警察巡經,他看準時機衝出去,將載有重物或爆竹的盒,掛在門上或放在地上,地上書「打倒港英」、「我們必勝」等口號,便「大功告成」。

黃耀堃說當年多次放假炸彈,「無一次係真」,最大影響是造成塞車,「我們想像不到(造成死傷),不是想殺人,只是想添人家麻煩」。六七暴動期間一對無辜小姊弟在北角清華街遭炸死轟動全港,當年積極投入運動的黃耀堃說,當時不聽「反動電台」,連此事也不知道。

平日看樣板戲 氣氛驅使「反英抗暴」

事隔50年,他認為當年舉措受「愛國教育」驅使,他說六七暴動是內地文化大革命延伸到香港,當年他受左派愛國教育,平日看文革「樣板戲」,容易代入其中,心中認同文革卻不能親身參與,自然希望可「做點事」,接受放假炸彈的任務,當時受校內氣氛影響,感到「好high(興奮)」。

「等於異端一樣,整個教育洗你腦,用群眾壓力去壓你,是很可怕的事。」黃耀堃說當年遭警方拘控的同學,回校會成為「英雄」,有衝勁的年輕人容易在這種氣氛下,為英雄感去「反英抗暴」。

六四後理想幻滅 佔中聯署守護學生

反思源於理想幻滅。1976年四人幫倒台,文革結束,黃耀堃感到一直相信的都被否定,心灰意冷不想留在左派圈子,兩年後到日本留學,1983年回港後在中大中文系任教至退休。1989年六四事件對他衝擊更大,令他再次反思:「雖然文革死人更多,但六四是(中共)在鎂光燈下殺人,我無法再相信這個政府,對這政權徹底幻滅。」

「發生了不能改變,只能好好想,前面的路要如何走。」黃耀堃不願評價是否後悔,只願向前看,「如果還用敵我思維,將大陸的管治方法嘗試在香港施行,否定英國人留下的規範和制度,是很危險的事」。

2014年9月28日,防暴警察向佔領運動示威學生和市民放催淚彈,當日一批中大中文系教師發起「守護學生聯署聲明」,要求警方應對和平抗爭時停止使用暴力,聯署者包括黃耀堃。他說作為知識分子應有良知,有責任守護學生。

分別以教師和學生身分經歷兩場大型社會運動,黃耀堃認為佔領運動與六七暴動不同,佔領運動的學生並非被煽動和蒙蔽,大多自發而非被組織。黃耀堃不時到佔領區探望學生,10月3日傳出清場消息,他更在社交網站上載書法為學生打氣:「天祐我城,保我百姓。毋忘初衷,堅持至勝」。

明報記者 鄧力行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