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角度拍攝暴動 與左派爭輿論陣地 港英心戰室文鬥毛語錄大字報
07-05-2017

【明報專訊】六七暴動期間,左派陣營與港英當局除了爆發「街頭戰」,雙方更展開「宣傳戰」。港府早在1967年5月18日成立宣傳委員會(Publicity Committee),宣傳委員會堪稱港英政府在暴動期間的「心戰室」,主要職責是削弱左派陣營的公信力,追查及反駁謠言;另一邊廂,左派報章也出版小冊子講述警方的「暴行」。

「沒有檔案就沒有真相」,近10多年來英國政府解封多份關於六七暴動的檔案,存放在香港歷史檔案館的有關檔案,情况又如何?可否讓歷史研究者或傳媒了解這段歷史?

明報記者 葉真真

左派傳媒於六七暴動期間積極運作,動員群眾參與,大字報、毛語錄遍佈全港;港英政府迅即成立宣傳委員會展開輿論戰。新聞處前高級新聞主任Peter Moss憶述,當年新聞處主責輿論反攻(counterpropaganda),在警方大型行動後召開記者會,交代現場情况及政府立場。他觀察到,勤奮工作的港人由最初與政府保持距離,至暴動發生後完全支持官方行動,逐漸增加對香港的歸屬感。

左派力數警察打人 新聞處反攻

左派與港英政府分別搶佔輿論陣地,新華社、《大公報》等中方傳媒詳細報道遊行示威期間參與者遭警方毆打的情節,港英政府也不甘示弱,成立宣傳委員會,以輿論爭取市民支持及反駁左派言論。政府新聞處隨即於6月設立特別宣傳小組(Special Publicity Unit),配合委員會工作。

81歲的Peter Moss今年2月在港接受本報專訪,憶述那段動亂的歷史。他於1965年來港,任職新聞處高級新聞主任,主責撰寫文章介紹本港的繁榮,兩年後政治形勢急劇轉變,1967年6月,時任助理總監Michael Stevenson要求他放下原本工作加入小組。

「當時左派傳媒利用相片,形容警員以暴力對待示威者,塑造警隊邪惡形象」,但他們意識到,港英政府必須自我防衛。他記得,當時《大公報》出版一本名為《是誰的暴行》小冊子,講述左派工人暴動期間遭受暴力對待,「Michael拿着剪刀、膠水等工具跑去找我,指示我通宵趕製格式相同的小冊子,例如以示威者集體攻擊站崗警員等相片,再配以相應圖片說明,營造政府抗暴」。

衝突後率先到場「採訪」

Peter Moss亦會在衝突或警方行動後,與攝影師到場先「採訪」,並即場召開記者會,包括沙頭角槍戰、拆彈現場等,例如港府曾包圍北角英皇道一帶國貨公司拘捕滋事者,又曾在新都城大廈發現僭建「醫院」,內裏設備齊全足以動手術,他隨即向在場傳媒展示「醫院」的照片。

意外收穫 移民自此視港為家

他1993年退休後長居馬來西亞,至今對港人印象仍然深刻,認為他們從內地逃難來港,原沒有視香港為家,「港人工作勤奮,對政府管治沒有興趣,政府與市民間存在距離,左派嘗試擴大此差距,帶來共產主義,但他們忘記了不少人都為了逃避共產黨才逃難來港」。他說,小組掌握到民情後積極配合,披露左派策劃把共產主義帶來香港。他說,事件意外令市民意識到,原來香港也是個得珍惜的地方,逐漸視香港為家。

前廣播處長黃華麒憶述,他當年借調至特別宣傳小組期間,負責製作兩個電台節目,分別為《十年窗下》及《為你服務的人》。他表示,《十年窗下》是一個訪問式清談節目,他訪問了一群勤奮向上的窮苦大學生,由他們親自訴說自己的奮鬥故事。而《為你服務的人》則訪問各行各業、服務社會不同崗位的人,當中包括消防員等。

(六七暴動50年系列六)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