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師不優待 截肢女生走出地震光環
10-05-2018

【明報專訊】「如果不是老師一句話點醒了我,我的生活會與現在截然不同。」在川震中失去右腿的南京大學法學院碩士研究生劉敏(圖)稱,自己當年也曾迷惘過,慶幸在生命中最重要的階段遇到了兩名好老師,一位給她關愛,另一位則刻意不過分包容她,遲到亦要與其他同學一齊罰企,終令她能走出地震「光環」,思考自己的人生路。

被困30小時 醫生:再晚一小時沒命

劉敏是北川人,10年前川震中埋在北川中學廢墟下長達30個小時,她至今仍記得,醫生對她說的第一句話,「如果再晚一個小時,你就沒命了」。然而由於藥物匱乏,她在帳篷醫院中親睹醫生在沒有麻醉藥的情况下截去自己的右腿。由於長時間擠壓導致嚴重內傷,她被轉送ICU搶救兩個月才轉危為安。「每一個做過截肢(手術)的人都會理解,手術初期是最難熬的,不僅僅是生理上,更多是心理上的煎熬。」劉敏說,殘肢的痛楚使她總想脫下假肢、請假躺在宿舍,「那時候情緒非常低落,也不想奮進。不過我的高一班主任羅莉很包容我,給了我很多關愛」。劉敏說,那時候羅老師常常鼓勵她,甚至每周末都會請她吃飯。

2009年,劉敏曾進入四川省體育隊練習游泳,但成績與隊友相比沒有優勢,「那時候很多比我們小的傷員都拿過金牌,而我最多是中等水平」。受傷後首次選擇未來道路就遇挫,她唯有重回學校。「讀高一時,周邊關愛我的人給我傳遞的信息是,能夠堅強活下去就是勝利,就是了不起。」

遲到照罰企 思考未來人生

高二班主任陳鈺則完全相反,刻意不再讓她感覺到自己和其他同學有差別,「例如,以往我遲到了,以前的班主任羅老師會很溫暖地跟我說,叫我找個位置坐下;如果我沒有遲到而別人遲到了,羅老師還會以我為榜樣,批評其他同學。但陳老師沒有延續這種做法,他會叫我跟其他同學一樣去罰站。他對我說,『你有沒有想過,當聚光燈散去時,你要拿什麼來面對以後的生活』。這句話我一輩子都忘不了」。劉敏第一次明白到,自己未來的生活與其他同學實際上沒有任何區別。

「他是最後一個將我『能量格』充滿的人。」劉敏在高二期間努力學習,成績從年級倒數變成名列前茅,如今的劉敏已經是南京大學法學院的碩士研究生,希望未來能考上公務員。她表示,若有時間回到北川中學,會去看望老師。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