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沙頭角槍戰警察左墀﹕殉職同袍血流乾,抱起很輕
05-05-2017

【明報專訊】六七暴動期間,香港社會秩序受到嚴重衝擊,負責遏止騷亂的警隊更面臨嚴峻考驗。本報訪問了兩名經歷風聲鶴唳年代的警務人員。左墀(音辭)(Gilberto Jorge)1964年獲聘為警隊見習督察,兩年後調往警察訓練分遣隊(Police Training Contingent,簡稱PTC,1968年易名為警察機動部隊),六七暴動期間,時年21歲的左墀出任Staff Inspector(training),因緣際會捲入7月8日震驚中外的沙頭角事件,目擊從華界一方射出的子彈打中同袍,其後在清理現場時抱起血已流乾的下屬。

時為灣仔軍裝巡警的昌哥,獲選入警區的防暴隊,面對不時傳出暴動者殺警的消息,昌哥休班時外出,必與同袍結伴而行,「每人都買把童軍刀,放入襪底」,執勤時更曾遇到滋事者投擲真炸彈。

明報記者 張家偉 曾錦雯

左墀憶述,當年所有職級的警察都要到粉嶺訓練分遣隊基地,接受為期10星期的「暴動操」訓練。當時駐紮粉嶺的分遣隊編制為4支大隊,每個大隊分為3支小隊,每支小隊人數為40。分遣隊教官的職責,是教導受訓警員如何應付不同騷亂場面,如何使用槍械、設置路障等技巧。左墀原擔任Staff Inspector(administration),負責分遣隊在粉嶺訓練基地的裝備和人事編配,後來調任Staff Inspector(training)。

早上警崗遭包圍 放催淚彈遇槍擊

1967年7月8日上午9時,左墀如常到粉嶺上班,PTC校長總警司葛柏(註)告訴他和其他同僚,表示收到消息指有人在沙頭角鄉事委員會附近搞事,指示他與大隊長Ken Welburn帶領3支小隊分遣隊共120人到沙頭角中英街附近的警崗增援。

當日10時許,左墀等趕往警崗附近,發現警崗已被包圍,隨即向上峰報告,接到指示要驅散包圍警崗的示威者。Welburn率領一小隊共40人上前,要求人群迅速散去。左墀表示:「我作為副手,需要做紀錄,因此沒有隨隊前進,坐在停泊沙頭角鄉事會外的警方吉普車。」

激戰5小時 對方用狙擊槍機關槍

他憶述說:「在場示威者沒有理會Welburn所帶領的小隊勸告,小隊遂施放催淚彈示警。未幾華界傳來連珠炮發的槍聲,劈里啪啦,有如燒爆竹,槍聲相當密集。經過兩輪槍聲後,我在吉普車上目睹在場警員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有兩名警員中槍倒地。我所坐吉普車尾部也被子彈擊中。我立即通過無線電,向總部報告現場情况。」

他清楚記得,來自華界的槍聲自上午11時15分傳出,槍聲斷斷續續至接近下午4時才停止,「對方使用的槍械是狙擊步槍和機關槍,中槍警員相信是被機關槍擊中」。左墀說,當時他手中只有左輪手槍,面對強敵毫無還擊之力。

根據港英當局的敘述,7日8日上午9時半,數百示威者開始在沙頭角集結, 一挺機關槍在沙頭角中英街中方境內一家商舖屋頂上架起。時任署理港督祁濟時(Michael Gass)在一份呈交英國聯邦事務部的沙頭角事件報告中寫道:「大約上午11時,人群在距離邊界50碼的英方境內的沙頭角警崗集合,三四百人包圍警崗並向圍欄拋擲土製炸彈。當警員發射木彈及催淚彈驅散人群,警崗遭到槍擊。此時一隊趕往增援的防暴隊,被來福槍和機關槍射擊。」

准用大炮時 華界槍火已停止

衝突爆發後,一營駐港啹喀兵來福槍兵團奉命趕往邊境增援,並獲准動用大炮。左墀表示:「啹喀兵的大炮還未運往現場,華界已停止開槍。中方也明白,如果華界民兵與啹喀兵開火,就會升級為邊境衝突,所以下令適可而止。」

這是香港自1842年割讓給英國後,中港邊境首次爆發武裝衝突,不少市民擔心北京可能會對香港動武。

事件後不少警員離職

5名警察在沙頭角事件中身亡,包括兩名巴基斯坦裔警員及3名華裔警員,另有11名警員受傷。左墀表示,其中警察編號4009的Corporal(當時俗稱「兩柴」)馮燕平在第一輪槍聲中中槍,倒臥沙頭角鄉事委員會對開馬路。左墀說:「我們清理現場時,我試圖抬起那名Corporal,但他的身體出奇地輕,相信他中槍後在馬路上躺臥了五六個小時,血早已流乾。」

左墀表示,當年120名同期在粉嶺接受特遣隊訓練的警員中,部分事發後相繼離職,「沙頭角事件後,母親曾勸我離職。但我堅持留在警隊,我的信念是忠於職守及要守衛香港」。

註﹕葛柏平息六七暴動立功,但因在職期間收受賄賂逾430萬元,1975年被判入獄4年。葛柏貪污案引起公眾強烈反彈,促使港府1974年成立廉政公署

(六七暴動50年 系列四)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