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黃皮狗」遭圍毆坐牢 高兆楨﹕想說聲對不起 少年犯盼尋當年警察和解
08-05-2017

【明報專訊】歷時8個月的六七暴動1967年底結束,超過2000人被捕,牽連一代人命運。當年一句「黃皮狗」令高兆楨身陷囹圄,自此少年犯烙印纏繞一生。經過多年反思,他希望找到半世紀前拘捕他的警察袁錦洪,為語言暴力道歉,「無論誰是誰非,今天是和解的時候,我們不應記住仇恨」。他決定以行動走出六七,年底退出所有與六七有關的群組,寄語年輕人要汲取歷史教訓。

明報記者 葉真真 張家偉

六七暴動期間,17歲的高兆楨在港島半山的左派中華中學就讀中三,他是校內鬥委會成員,負責在學校內外派發「反英抗暴」傳單。1967年11月10日晚上,他放學回家,與同學途經上環醫院道時被警員截查,被搜出背包藏有數十張「反英抗暴」小型報紙,「警員第一句話我『原來你係死左仔』,我回敬他『黃皮狗』,呢句說話刺激到他們,七八名警察打我一個」。年少氣盛的他被圍毆一番後被捕,其後以阻差辦公、發表「煽動性演說」、藏有「煽動性標語」等被判入獄30個月。高兆楨說當時母親很傷心,他在獄中每逢中秋節,都會託朋友陪他母親吃飯,讓她稍解念子之情。

「睡覺也抱毛語錄」 文革後不沾政治

高兆楨在六七暴動期間曾陷入文革狂熱,「睡覺也抱着《毛語錄》」,對小紅書內一字一句倒背如流,他說,當時《人民日報》社論對他影響深遠,「(我)盡情投入這場鬥爭,覺得大時代都有我的影子存在是一種榮幸,(當時想)如果透過這場運動可改變自己的命運,你說多好」。

1976年中共「四人幫」倒台後,高兆楨不斷反思,覺得通過鬥爭逼政府改變是非常危險的思維,決心丟掉家中數百個毛澤東像章、學校當時送贈的錦旗,也決心從此不沾政治。另一方面,他花了很多時間找尋有關自己的剪報,了解傳媒怎樣報道他被捕一事,無意中見到當時有份拘捕他、職級最高的警員名叫「袁錦洪」。2011年,高兆楨踏入60歲,開始透過不同渠道尋找「袁錦洪」,「誰是誰非也好,不要追究,放下仇恨」,希望與袁先生一起重回醫院道,一步一步走出六七,「找到他的話,我希望與他合照、握手,說聲:『這位警察,真的對不起,當初我用這樣暴力的語言說你是黃皮狗』,無論誰是誰非,今天是和解的時候,我們不應記住仇恨」。

退六七相關群組 「戰友」變「參與者」

高兆楨說,1967年至今,當年少年犯一直以「戰友」互稱,但多年來各有生活,各自思想亦起了質的變化,他決定今後只稱彼此為「參與者」,今年底將會退出所有有關六七暴動的群組,「不想把仇恨帶入黃土」。他有感發生於1967年夏天的「反英抗暴」運動是中方與英方的角力,左派群眾無辜地成為「卒仔」,而社會也不應以言入罪,「(商業電台播音員)林彬罵左仔,不至於死」。

嘆旺角衝突有人入獄 盼吸歷史教訓

高兆楨現在每天進出老人院照顧年邁母親,期望在她晚年盡兒子本分,「重視與親人關係,見得一分得一分」。他又慨嘆,早前因旺角衝突被判入獄的年輕人,「(他們)與我們一樣都是不理後果,見到有人被判(入獄)3年感難過,他們要坐到2020年底,屆時前途盡毁」,期望不要再有年輕人步其後塵,要汲取歷史教訓。

(六七暴動50年系列七.完)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