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國軍老兵 每場運動皆受靶 報國抗日變「反動派」 待遇差屢遭打壓
03-09-2015

【明報專訊】國共抗日爭功,由於1949年國民黨敗退台灣,成王敗寇下,作為國軍的抗戰老兵,在大陸自然就沒有了功勞。在抗戰勝利70年後,目前仍在世的國軍抗戰老兵已所剩無幾,但他們仍然無法得到內心渴望的那枚軍功章。在大陸過去60多年中,他們始終無法抹去曾經是國民黨兵的印記,每次的政治運動,他們都是被打擊的「靶子」。

「敬禮!」隨着一聲號令,91歲的王文站了一個標準軍姿,依稀看得出當年當兵的英姿。他現在與兒子王清瑜同住在深圳龍崗區南嶺村。目前在深圳,有6名國民黨抗戰老兵,都生活在社會的最低層。王清瑜表示,這些老兵都已年過九旬,其中兩人住在養老院,除了父親王文由他照顧,其餘3人都是自己租屋住,兒女都不在身邊。「老人自己住很危險,雖然每月靠兒女寄一些錢,但住院的錢都是志願者所捐,政府從來沒有為這些老兵做過任何事情。 」

王文1924年12月生於甘肅省正寧縣王家祿村,1944年3月在正寧縣早勝國立中山中學上學期間,報名參加「青年遠征軍」,當時抗日戰爭正進入戰略反攻階段,國民政府有意組建一支文化程度較高、武器裝備精良的部隊。還在上初中的王文在廣播聽了抗日救國的宣傳後,偷偷瞞着家人,帶着幾個同班同學一起去報名。

「歸順」助設人民政府 未「洗底」

王文憶述,他兄弟6人,他是老四,3人參戰,只有他一人回來,老二和老六都沒有回來。後來國共內戰爆發,他們在蘭州向西撤到酒泉,最後「和平起義」(歸順)。3個月後搭飛機到新疆 ,一待就是60多年。在新疆軍區財務部,當年他甚至還帶着4個人,共2把手槍3支衝鋒槍,前往南疆喀什成立人民政府。即使是這樣,由於他曾經是國民黨兵的緣故,多年來一直受到打壓,甚至在退休後,房屋被強拆,連家都沒有了,最後由兒子接來深圳。

一有運動就被打 打完要背毛語錄

「每一次的運動父親都是被打擊的靶子。」王清瑜說,中國只要有運動,他們就首當其衝,就會成為靶子,不管是誰,把他們打得厲害,才顯得更革命、更正統。「記得小時候,周末打掃時,看到一件棉血衣,問媽媽,媽媽流着淚說,這是他們吊起來打父親的。」父親回家後血衣脫不下來,就用剪刀剪下來,但又怕家人看到,偷偷把棉衣藏起來。「就因為他是國民黨反動派,當時的反動派是怎樣定的,把你白天晚上打完後,要背毛主席語錄,背錯了,就被指是死不悔改的反革命。」

在那種情况下,王文從新疆逃回甘肅老家,但又被民兵五花大綁的打,經家人多番求饒才被放出來。後來又去了河西走廊,「如果不跑就沒命了。大小運動,都躲不過。」現於深圳打工的王清瑜說,「我們從小也受到影響,都罵我們是國民黨狗崽子。當兵要政審,找對象(相親)看家庭成分,提幹(升職)也要提又紅又專的,我們是又黑又臭的」。

僅志願者幫助 政府沒關懷

即使是改革開放以後,政府部門對於王文的待遇過低一直在推諉,「不單是漲工資,凡是有好事情,最後才輪得到他。在待遇上,到任何部門,主要領導的位置不是他的,沒人願意去做的讓他去做」。王清瑜說,今年已是抗戰勝利70周年了,政府根本就沒有推出政策幫助這些老兵,社區、民政也對他們沒任何關懷,只有民間團體和志願者相助。

王清瑜曾在2012年向國民黨和馬英九發電郵,為父親鳴不平,指現在他們成了多餘的人,共產黨不管,國民黨也不管,當時抗戰,國民黨就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他們參加國軍,就是參加國家的軍隊,為這個國家這個民族抗戰,不是為了哪個黨派抗日,「不是為我家去打的,但是台灣方面沒有回應。人的一生都快結束了,還沒有得到正確的對待。兩黨都不負責任,都是想着自己的權力」。

【老兵哀歌】

明報記者 李泉 深圳報道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