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被徵 為日軍作戰 台版「靖國神社」重現祭亡兵
30-08-2015

【明報專訊】二戰後期,日軍在兵源緊缺下,在其統治下的台灣徵召逾20萬名士兵及軍屬,其中逾3萬人陣亡。因此台灣前總統李登輝最近公開宣稱台灣人當年「身為日本人,為了祖國而戰」。在日據時代曾是地方政教中心的台灣屏東縣牡丹鄉高士村,當年雖然有原住民稱在威迫利誘下成為日本炮灰,但並非所有村民都痛恨日本。一名年近九旬的台籍日本兵向本報透露,近日在當地揭幕的台灣版「靖國神社」,就是專門為當地台籍日本兵而建,這些軍人當年在上戰場前,會剪下自己的部分頭髮和指甲,一旦陣亡的話,部隊會將遺物寄返老家,並將招回亡魂,讓其在神社內安息。

明報記者 蔡志郁、屏東報道

位處屏東山崗 日據時代政教中心

高約2.3米、寬1.66米、重達400公斤、用扁柏製造的台灣版「靖國神社」,具有「全面千鳥破風」和「軒唐破風」的建築風格特色。該座微縮版神社今年春天在日本製成,今年7月21日從日本空運抵達高士村後,於本月11日在村中新修建的紀念公園、神社數十年前的舊址上「落戶」並舉行揭幕儀式。據五旬村民周富財向本報透露,大約在四五年前,高士村的尊長、87歲的陳清福提議,希望恢復數十年前被拆毁、只剩下基座的神社舊貌,但是卻欠缺經費,同時當年的神社模樣也沒有人知道。

周富財表示,大約在一兩年前,「日本李登輝之友會」得悉後,主動提出協助,與高士部落的人接觸,斥資1000萬日圓(約60萬港元)建造神社並送到村中。這個有台灣版「靖國神社」之稱的小神社,被安放在高士村一個山崗上,神社前面擺放了菠蘿、提子及幾個火龍果,另外安放着3杯清酒。周富財說﹕「神社是由十幾個村民抬上來的,怪手(吊機)根本做不到。」

上戰場留指甲頭髮 陣亡放神社

今年89歲、18歲時曾為日軍當兵兩年的高士村村民黃進發,用帶着濃重口音的國語勉強對本報記者說﹕「我不會講國語,我會講日本話,但是太久沒有對手,(現在)忘記了。」黃進發透過翻譯用排灣族語說﹕「對這個神社,我沒有特別的感想,也不反對。不過,有兩點需要說明一下。第一,以前高士村只有警察,後來才有去當兵的。當時日本人交託族人,如果族人打仗死了,要將其生前的指甲和頭髮安放在神社裏面。」

據高士村村民說,為日本人當兵的族人,一般是去到前線的軍營、準備打仗時,才會剪下自己的一撮頭髮和小量指甲,交由部隊保管,要是台籍軍人陣亡的話,部隊會將這些個人的「遺物」寄返高士村,最後安放在高士村的神社裏,再將靈魂招回來。黃進發續稱﹕「第二點是,很多人誤會,以為高士村的神社是為日本人建設的,其實不是,這個神社是專門為高士當兵的族人而興建的。」

村中人皆有日本名

黃進發說,和當時的村裏人一樣,當年自己有個日本名字。說着說着,年事已高、身體不太好的黃進發用略微震顫的手,在記者的記事本上寫上4個漢字﹕「草香太郎」,然後接着說﹕「這就是我的日本名字。」他說﹕「這名字一直用到(台灣)光復(1945年),要換了。」他稱,自己當年在高雄西子灣的日軍軍營站衛兵,每天晚上8時站到翌日8時,中間有吃飯時間,他一直就站了兩年。當時同村有些較年長的,有的去了海南島為日軍作戰。他說,有3個去了海南島,有些不是戰死的,而是日軍撤走時被遺棄在當地的。

在日治時期當兵最辛苦的是什麼?黃進發說﹕「沒有辛苦,就擔心美國轟炸高雄。我當時站崗的是高雄軍港,已被美軍設定為轟炸目標,事實上當時也被美國空軍炸過了,(日軍)船都沉到海底裏去,我們是倖存者。」吃得飽麼?「有,吃的沒有問題。我只是擔心(在高士村家裏的)父母和我下面3個妹妹的情况。」

話你知:台籍日本兵 3萬人陣亡

「台籍日本兵」、「台灣人日本兵」或「台灣特別志願兵」,是指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從1942至1945年期間,被日本政府招募和徵召服役的台灣人。根據資料,截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為止,總計台灣人當日本兵的人數有8萬多,而被徵為軍屬的,更多逾12.6萬人,共逾20萬人。此外,還在校讀書的台籍青年學生,也必須參加「學徒兵」。整體而言,台灣人為打太平洋戰爭而戰死的軍人及軍屬,總計有3萬多人,而在戰爭結束後,解甲歸鄉的10多萬台籍日本兵中,有3萬餘人自願歸化中國國籍,並且接受中華民國政府徵召投入國共內戰,之後部分被解放軍俘虜的台籍日兵又被派到「抗美援朝」的韓戰前線作戰。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