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仇恨是教科書的事 上一代仇日 新一代哈日
23-08-2015

【明報專訊】喝水用虎牌保溫杯,寫字拿起無印良品的筆,出門前開啟大金的空氣清新機,回到家打開三菱空調,睡前用資生堂的洗髮水洗頭,休閒時看日本動漫……「80後」江蘇南京市民、前導遊沈玉(化名)向本報表示,她很喜歡日本的產品,也喜歡去日本旅遊。雖然她的祖母張靜(化名)是戰時日軍刺刀下的倖存者,一生都恨「日本人不是人」,但對於南京年輕人來說,大屠殺的歷史似乎已無法令他們抗拒現代日本的吸引力。

明報記者 楊立贇 南京報道

南京,1927至1937年作為中華民國首都,曾享受了10年榮耀。然而1937年日軍屠城後,她成了一座屍橫遍野、血流成河的城。史料記載,1937年12月13日南京淪陷,日軍入城對平民展開持續6周的殺戮。論起中國哪一個城市與日本結仇最深,非南京莫屬。

警報每年重響南京學生課室悼念

每年12月13日,南京都會拉響防空警報,行人停步,全城悼念30萬遇難同胞。南京的孩子,從小學到中學,要聆聽12次警報聲,每當此刻,老師暫停上堂,學生或集體起立,或靜坐聆聽。與親身經歷過的老人不同,南京青年是從書本中知道那段歷史的。

然而,正當當局高調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之際,接受本報採訪的南京青年卻說,他們不忘大屠殺的傷痛,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喜愛現代的日本。

沈玉是旅行社職員,曾多次去日本旅行。她說,日本是一個很好的旅遊地,其服務水準已經可用「登峰造極」來形容。一次她在日本一間商場買雨靴,店員全跪在地上給顧客試鞋。「他們的雨鞋很漂亮,但是我胖,穿著不好看,最後沒有買,店員竟然對我說﹕非常抱歉,我們沒有設計出適合你腿形的鞋,請你原諒。」

她說,祖母雖然不喜歡日本,但覺得她從日本帶回來的繡花針用起來很順手,因為很光滑,穿進布料不澀,祖母說,中國的針頭粗糙些。

倖存者後代遊日 驚嘆服務水準

沈玉87歲高齡的祖母張靜(化名),1938年從揚州逃難到南京,在這裏生活了77年。祖母曾回憶道,1937年日軍除在南京屠城,江蘇其他城市的民眾亦在日軍淫威下戰戰兢兢。「奶奶說,當年她們逃難時用泥把臉抹黑,遠遠地看到日本兵就趕緊躲起來。」雖然祖母躲過了日軍的刺刀,但恐懼和仇恨卻永遠留在心中。「奶奶喜歡看抗戰劇,經常嘮叨日本人真不是人。她去參觀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看到『萬人坑』(實地展出大屠殺遇難者屍骨的展館),會罵『日本人壞』。我做日本旅遊、去日本旅遊,奶奶說她不喜歡,不要帶她去。」沈玉告訴祖母﹕「我能理解,但我不能體會,我的感受並沒有那麼強烈。」

體會屠殺造成的仇恨,對於「90後」更難。「90後」的南京化妝師魏森林對本報說,仇恨日本是教科書的事,而他非常喜歡日本,兩年內去了6次,只要一攢夠錢就去,「那裏制度又好、服務又好,化妝品比國內便宜一半,為什麼不去?」

「南京人對日本的仇恨並沒有那麼強烈。」沈玉說,「恨它有用嗎?沒有意義啊。我們這一代人,還是應該崇尚和平。」她說,南京是一個很圓融的城市,即便2012年釣魚島爭議引發多個城市反日運動時,南京也未發生砸日本車的事件。她丈夫王健(化名)則表示,由於與日本的歷史恩怨,南京當局會對輿論管控更嚴,「南京遊行的人還沒有警察多,南京更怕跟日本鬧矛盾」。

雖然南京人或包容,或克制,或冷感,但中日關係緊張時,不少與日本有關的行業和企業難免受影響。不僅沈玉的旅行社生意減少,南京一家日本潔具公司的職員董小姐亦表示,2012年釣魚島紛爭時,該公司訂單明顯下降,部分已簽約的也遭退單。

釣魚島紛爭 旅社辦事看官方意旨

沈玉說,蕭條時期是否推出促銷活動,旅行社要看官方的意旨。「如果輿論導向是不支持的,我們也不會有特別的措施,因為還是要支持政府……旅行社不可能公然與政府敵對。但政府也不會拉長線,不會讓旅遊業持續低迷。」

江蘇國旅的旅遊訂單顯示,目前南京赴日旅遊正處於旺季。8月從南京往日本的23個旅行團中,有14個團早一個月前就滿額;9月的35個日本團中,有5個提前兩個月滿額。本州、伊豆半島、沖繩、九州等團,價格從4780至9180元人民幣不等。其中一個團將於9月3日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日,北京天安門閱兵當天,飛赴本州和福岡,展開6天旅程。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