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之辱14年 溥儀遺恨 日軍操控偽政權
26-07-2015

【明報專訊】日本侵華戰爭的第一槍,是1931年9月18日在瀋陽的北大營打響的,「九一八事變」後,關東軍迅速佔領了東北三省。1925年被趕出紫禁城、寓居天津日本租界的大清末代皇帝愛新覺羅‧溥儀,在日本特務土肥原賢二慫恿下,出關北上。在日本操控下,滿洲國於1932年3月1日立國,溥儀「執政」,兩年後稱帝,年號「康德」。

明報記者 龐皎明 長春報道

最初冀恢復大清祖業

溥儀借日本之力成為「滿洲國」皇帝,然而,在統治東北的14年間,他一直沒能擺脫傀儡的角色。被譽為「中國研究溥儀首席專家」的吉林省社科院研究員王慶祥指出,「溥儀稱帝,最初是想恢復大清祖業,畢竟大清是在他手裏丟掉的」。但溥儀很快就發現,日本人只是把他當作為一個傀儡,以實現殖民東北三省的目的,「最開始,溥儀是想利用日本人,到最後,對日本就只剩下恨了」。

吉林省長春市,是「滿洲國」的「首都」,當時叫「新京」。偽滿洲國皇宮選在民國時期管理吉林、黑龍江兩省鹽務的吉黑榷運局官署。1934年至1940年七年間,先後修建了懷遠樓、同德殿等建築。1949年後原來一些建築被拆毁。直到2001年,偽滿皇宮才開始復建並逐漸恢復原貌。

偽滿皇宮 定格溥儀逃走一刻

現在的長春市寬城區光復北路5號,就是偽滿皇宮所在地。興運門是皇宮的大門,建於1934年1月。溥儀兩個月後登基稱帝,希望以此再中興大清祖業。然而,門背後的鐘表,卻定格在9時10分——這是溥儀1945年8月11日晚逃離皇宮的時刻。

興運門內則的是「宮內府」,現在裏面陳列的是偽滿政權的中央機構建制表及其官名。「一個國家該有的都有了,但我們還是不承認這是一個國家。」一名遊客站在這份機構建制表前,若有所思地說。

從興運門入內,走過「宮內府」和西花園,再穿越迎暉門,可見3座灰色西式樓房,其中方形的勤民樓最為著名。勤民樓取大清皇室《祖訓》「敬天法祖,勤政愛民」之義。這裏是溥儀辦理政務和舉行典禮的場所,相當於北京紫禁城的太和殿。

控訴日軍中將害死愛妻

勤民樓正門叫承光門,溥儀常在樓內會見關東軍司令官、發布詔書、簽署條約後,就在承光門前的半圓形台階上留影,因此該門又被後人稱為「賣國門」。承光門東側南房,是關東軍直接控制溥儀的「帝室御用掛」(從事處理滿洲國帝室和皇帝的事情)吉崗安直的辦公室。直到日本戰敗,溥儀才擺脫吉岡安直的控制,在東京軍事法庭上,溥儀更是控訴,「我的愛妻(譚玉齡)被吉岡中將害死了」!

1932年5月5日,由英國人李頓(Victor Robert Lytton)為團長的國聯(League of Nations)調查團在長春會見溥儀。當時,溥儀腳踩在一張北極白熊皮上,在2樓勤民殿內接見國聯代表。這張現為國家一級文物的北極熊皮,陳列在展廳中。

此前,與熊皮同在一個展櫃展出的,本來還有關東軍強迫溥儀於1937年3月1日簽署的《帝位繼承法》,該法第一條規定,「滿洲帝國帝位由康德皇帝男系子孫之男子永世繼承之」。在第五條則為,「帝子孫皆不在,傳帝兄弟及其子孫」。據王慶祥表示,因溥儀無子嗣,日本是將算盤打在娶了日本貴族之女嵯峨浩的溥儀胞弟溥傑身上,嵯峨浩若生男丁,滿洲國就會由有日本血統的人繼承皇位 。

寢宮坐向日方溥儀恐竊聽拒入住

為了顯示偽滿洲國與日本同心同德,日方給溥儀修了一座集居住、辦公、娛樂於一體的宮殿「同德殿」。這座位於溥儀及其皇后、妃子的寢宮緝熙樓院落之南的宮殿,坐東朝西。造型中日合璧,每一片瓦當都燒上了「一心」或「一德」字樣。按中國宮殿傳統,應該坐北朝南,但同德殿卻是依照日本設計的坐東朝西,東方是日皇的所在地,人們向溥儀叩拜時,就等於在向日皇叩拜。

1938年,同德殿落成後,為溥儀所建的臥室,他卻一天沒睡過。據導遊稱,原因是他懷疑日本人在裏面安裝了竊聽設備。 在同德殿東南側,是供奉日本「天照大神」的「建國神廟」。戰後溥儀到日本東京法庭作證時稱,當時迎接「天照大神」是為「保住性命才答應下來的」,每次去「神廟」前,必先在家裏對祖宗磕頭,到了「神廟」行禮時,心裏念叨着﹕「這是對北京奉先殿行禮。」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