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教科書 重塑中日韓史觀 三國學者合編 克服民族主義
19-07-2015

【明報專訊】歷史爭議長期籠罩中日韓3國,3國近年民族主義情緒高漲亦令關係蒙上陰影。但一批中日韓學者14年來持續不懈地展開歷史對話及編寫民間歷史書。本報訪問了推動這次合作的韓國民間教科書組織,亦採訪了參與計劃的日本歷史學者,探討民間學者如何「建立超越國界的歷史認識」,克服民族主義。

明報記者 林康琪 何麗玲

韓國民間教科書關注組織「亞洲和平及歷史教育連帶」常任共同運營委員長梁美康在首爾接受本報記者訪問時,枱上放着兩套教科書,分別名為《東亞三國的近現代史》及《超越國境的東亞近現代史》,嚴格來說它們並非正式教科書,只屬輔助教材,但在中日韓3國不斷的歷史爭議中顯得分外珍貴——因為這是中日韓3國學者14年的心血結晶。2005年出版的《東亞三國的近現代史》對象為初中生及高中生,出版時引起不少關注,中國及韓國分別售出11萬套,日本則售出8萬套。梁美康稱,韓國高中東亞史選修課程亦會使用。2013年出版的《超越國境的東亞近現代史》,則以國際關係為重點。

韓學者發起 抗衡日刪暴行課本

梁美康本身是「慰安婦」問題關注組織「韓國挺身隊問題對策協議會」的負責人,轉而成立教科書關注組織,是源於2001年日本教科書事件。日本文部科學省2001年4月通過了8本教科書書稿,內裏大幅減少了對日軍二戰暴行的記述,只有一本提及「慰安婦」。當中最受爭議的兩本是新歷史教科書編撰會及扶桑社的教科書,前者聲言日本侵佔朝鮮半島「合乎國際法」,還渲染戰時日軍如何「勇猛」,後者將日本侵略戰爭形容為「解放東亞人民」。

這些美化侵略的教科書引起中韓兩國朝野強烈抗議,梁美康因此察覺到教科書的重要,「這裏涉及的不止是『慰安婦』問題,還關乎下一代。我當時想,日本教科書既然沒有寫,那麼就由民間團體彌補這錯誤」。她開始聯絡中日民間組織及學者,結果2002年在中國南京決定共同編撰可供3國學生使用的東亞近現代歷史讀本。

「慰安婦」問題最快達共識

這批學者每年見面一次,平時則以書信形式交流,展開梁美康口中的「漫長歷史對話」,過程「很漫長、很辛苦」。她說,3國語言及文化很不同,日韓都有民間教科書關注組織,日本的合作伙伴是「兒童與教科書全國網路21」,但中國沒有,他們因此跟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合作。她又說,3國的研究水平不同,要互相遷就。

3國學者對一些歷史事件也有不同看法,但日韓政府一直無法妥協的「慰安婦」問題,反而是他們最快達成一致的。不過梁美康也表示,3國學者至今對一些歷史問題仍無法達成共識,獨島(日稱竹島)主權誰屬便是其一。她解釋,首部教科書出版時有關問題仍未浮現,但到準備第二本教科書時,該議題卻熾熱起來,考慮到日方學者意見,教科書沒有觸及。

14年「歷史對話」 無一退出

令梁美康最感自豪的是,當中日及日韓官方共同撰寫歷史書的計劃都無疾而終的同時,這個民間計劃14年來卻並無學者退出。她從中也有所領悟,發現原來自己對中日兩國那麼無知,笑說﹕「可以這樣說,我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了。」她形容自己對民族主義很警惕,「太愛國也有問題」,因為那會令自己受韓國人的觀點限制,不能找到3國共同點。她說,「安倍固然利用民族主義,中韓也是如此」,3國合編教科書是以克服民族主義為目標。她坦言自己也曾是民族主義者,有一次駕車時在隧道看到一輛掛日本旗的車,突然非常生氣,但經過14年的歷史對話,她已經改變﹕「現在不是『我是韓國人』便完了。簡單地說,我已超越了國境。」

梁美康與同路人每年舉辦3國青年營,盼促進3國青年了解,扭轉偏見。今年的青年營將於本月30日在上海師範大學舉行。她說﹕「韓國傳媒對日本的描述較負面,學生對日本印象也較負面,但這類交流活動可改變他們的看法。」她多次強調,上述兩套教科書「並非只是一本書」,而是「漫長的歷史對話」。他們今年將開始編撰第3套書籍,以3國歷史記載的差異為主。她說﹕「對話是一個過程,人心亦會隨之改變,所以要繼續下去。」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