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世功:主流知識界毁了下一代
2014-11-19
強世功

【明報專訊】在佔領運動中,最令北京大學教授強世功痛心的,不是佔領學生本身,而是香港主流知識界由盛轉衰,即包括學術界和傳媒,固守殖民地傳統,滿足於做西方標準的優等生,要求的只是「中央不要管我」,毁了下一代。

「有人說佔中是香港由盛向衰的轉折點,我認為這只是經濟上相對的概念,只是香港的優勢不明顯了,但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強世功指「學生都是單純的,責任不在學生」,他們不懂政治,常常抱有道德上的想法,是長期香港教育界和傳媒灌輸的結果,香港傳媒偏頗對民主形象的宣傳、對內地的偏見,並不公正,也影響到學生。

指港生保守只關注本土

強世功指出,香港六七十年代學運青年胸懷比較開闊,提出「認識祖國,關心社會」,要求締造全球新秩序,思考香港在世界格局中的地拉,身上有左翼的人格和光芒。但現在的學生只關注本土,思想萎縮到「城邦」之內,滿足於做西方標準的優等生,「以為這就是最高標準了」,要求的只是「中央不要管我」,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他們不是激進而是保守。

「有趣的是,他們的要求都是左翼的,比如說反對大資本家、反對高地價,但是他們不覺得自己是左翼的。」強世功說,「如果說香港人紀念六四、關注內地人權問題,還能在內地贏得一些尊敬,但內地對佔中的青年人沒有同情。」

強世功說,香港是一個國際大都市,主流知識界卻不去研究世界的變化,而是固守殖民地傳統,甚至去懷念歷史。他們對中國內地長期的不信任,選擇性地忽略不見,不去研究中國的變化,也不去研究中港關係應該怎樣前行,「你不能假定中央不存在。就算把中央當作對手,也要去研究你的對手,如何與之博弈。為什麼研究中國問題的專家,美國的是最好的,新加坡也有幾個,為什麼不是出在香港?」

批港學者樂做媒體評論員

「學者把課堂變成政治表演,把自己墮落成街頭政治家,把下一代人毁了。」強世功批評,香港很多學者天天在報紙上寫專欄,滿足於做媒體評論員,「政黨搞政治是天經地義的,大學還是要遠離政治」。

劉銳紹:港學者有自由立足本土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說,他在1970年代曾協助大學生搞「認識祖國」的活動,但這是基於當時中國相當封閉,官方控制了所有對外的信息發布源,大學生出於一種樸素的愛國感情去了解中國;但現時中國的信息已經大大開放,雖然官方仍有控制,但也有民間和外國的資訊作為補充,當今的大學生是自己獲取信息後作出判斷和批評,與當年的情況完全不同。他又認為,香港的一些學者立足本土,這是他們的自由,也不代表學者的全部。

香港新思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