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能﹕判案能力 無關法官膚色
02-06-2017

【明報專訊】近年批評法官的聲音愈來愈烈,早前七警案期間除了出現辱罵法官的言論,亦觸發香港應否繼續有海外法官的爭議。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接受本報訪問時強調,攻擊辱罵法官在法治社會不能接受,更會削弱公眾對司法制度的信心。他又指出,只懂英語的海外全職法官的比例已由回歸時50%減至6%,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保留5%至10%海外全職法官符合香港利益。

明報記者 張家偉 謝美琳

公眾評論裁決理所當然 惟望客觀理性

七警案中裁定7名警員襲擊佔中示威者曾健超罪成及判囚兩年的區院法官杜大衛,裁決後被部分市民辱罵甚至人身攻擊。李國能指出,公眾評論法庭裁決,在擁有言論自由的社會乃理所當然,亦令公眾更加了解法院工作。但他希望公眾要負責任地以客觀及理性的態度評論法官的裁決。他又認為,若辱罵法官甚至藐視法庭的情况嚴重,應予檢控。

今年3月,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田飛龍撰文批評,本港外籍法官判刑「畸輕畸重」及「縱容社會運動激進化甚至港獨分離主義,影響香港繁榮穩定及《基本法》秩序」,認為應逐步減少甚至不再聘用外籍法官。李國能認為保留海外法官制度符合一國兩制下香港的利益。他解釋,海外法官要與香港法官一樣根據基本法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以無懼無偏無私無欺的精神,按當下香港的時勢公平公正地審理案件。

只懂英語海外法官50%減至6%

李國能指出,終審法院審案時有5名法官,其中一人是非常任海外法官,非常任法官制度不但可擴闊終審法院的經驗和視野,更有助加強各方對香港司法獨立的信心。基本法只要求終院首席法官及高院首席法官是香港居民,不能持有外國國籍;有關規定是否需要擴展至所有法官,可以在適當時候討論,但相信現時大部分法官並無外國居留權。

李國能說,基本法第92條容許司法機構在海外招聘全職法官,而事實上回歸至今,司法機構從沒在外地招聘全職法官;現時的全職海外法官來自英國、澳洲及新西蘭,他們任法官前一直在本港私人執業或來自律政司,香港已成為他們的家;只懂英語的海外全職法官由回歸時的50%降至目前的6%。香港作為世界城市及國際金融中心,保留5%至10%全職海外法官符合香港的利益,當中更有專長審理商業案件的法官。

根據司法機構資料,具雙語能力法官的百分比已由2001年的63%,增至去年90%;截至今年5月1日,具雙語能力的法官有89%,5%是懂英語、懂聽不懂讀寫中文的法官,其餘6%是只懂英語的法官。

李國能舉例,1997年後有不少工作獲高度評價的外籍法官,包括退休前為上訴庭副庭長的司徒敬,以及專門審理司法覆核的高院法官夏正民,「膚色與他們的工作能力並無關係」。

終院提高覆核許可門檻 有效阻止濫用

近年司法覆核案件愈來愈多,李國能認為,市民對權利及自由的要求愈來愈高,但市民必須要明白司法覆核的功能,必須以法律理由去申請,而非政治理由。他強調,法庭亦非辯論及解決政治、社會及經濟問題的場地,但承認近年有人企圖濫用司法覆核,但終院於2007年提高批准司法覆核許可的門檻,有效地阻止司法覆核被濫用。

李國能表示,對香港法治及司法獨立的延續感到樂觀,法治和司法獨立像一首歌,雖有歌詞及樂譜,但單靠這樣並不成歌,正如有法律不等於有法治,要成為一首歌,大家要用心用力去唱,而不只是靠法官及法律界,更要社會各方及市民支持,並以「自由的代價是永恒的警覺(The price of liberty is eternal vigilance)」,寄語港人時刻保持警覺。

視頻
回歸20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