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流北漂:失望港落後 決定再北上
27-06-2017

【明報專訊】「北漂」,原指那些沒有北京戶口,從其他地方到北京謀生活的大陸人;不少港人近年北上工作,成了另一番北漂風氣。97回歸以來,北上發展的港人愈來愈多,有人北上後難抵內地空氣污染愈趨嚴重,返港生活,卻又感港人生活快樂指數低、社會發展速度亦比內地慢,心痛東方之珠光芒褪色;也有人已將內地視為「第二個家」,決定長留內地發展,鼓勵年輕港人到內地「望一望」再評論。

明報記者 曾映妹

「那時的北京無污染,無高樓大廈,藍天白雲好靚好舒服。」2003年,香港遭受金融風暴和SARS襲擊,廣告人陳永泰(Danny)的公司要裁員渡難關,遂讓他選擇離職或到北京工作,自此Danny和太太便開始北漂生活。 起初因抵不住兩地文化衝擊而中港游移,但逐漸在內地發現更多發揮機會,2008年決定在北京定下來,生育建立小家庭。

污染影響孩子健康 去年回流

然而內地污染嚴重影響孩子健康,2016年底他們決定回流香港。回港數月間,他發現香港科技發展已大落後,創意發展空間狹窄,決定再獨自北上找機會。

兒子難抵內地空氣污染患上鼻敏感,近年惡化至持續發燒,為兒子健康着想,在內地生活逾10年的Danny,去年底舉家遷回香港,在港數月,他說對香港有點失望。Danny表示,以往探親式回港只是感覺上不同,但現在落地生活,以新鮮人角度看待事物,有感港人事事與經濟掛鈎,話題離不開樓價與薪金,家長對孩子的期望亦常與成就看齊,「快樂好物質化」。Danny說這樣的環境局限了香港多方面的發展,「香港仍有很多機會,年輕人很有想法和夢想」,可惜因欠缺支援和鼓勵,磨滅不少有心人的鬥志。

指港年輕人有想法 惟遭打擊

40多歲的Danny回流香港本想創業,延續在內地的事業,他到本地大學聆聽大學生的創業夢,發現年輕人「好有諗法,好有創意」,但不少「資深人士」對他們連番打擊,「年輕人沒有經驗,但有的是幹勁和創意,要的是支援和鼓勵」,可惜年長一輩擁抱過去,質疑年輕人的經驗,結果認為投資買賣回報更有保證,「就係咁扼殺咗好多年輕人的創意,兜兜轉轉又與樓市掛上關係」。

從事數碼廣告創意的Danny說,其工作是幫品牌做市場營銷,很依賴城市的科技生態發展,「在內地很多事情用手機處理,營銷及傳播方式與香港很不同,例如在電話賣廣告,觀眾看完可與人分享賺點數或優惠券,亦可即時購買,產品就會送到門口,全程毋須露面,香港暫時未做到」。

「香港是世界上第一個使用八達通的地方,很多國家爭相仿效,但現在香港卻遠遠落後於內地。」Danny說在內地吃飯或購物「一部手機搞掂」,甚少用現鈔。土生土長的Danny說年輕時不喜歡內地,2003年因工作北上生活,見證內地發展迅速後,心痛香港近年停滯不前,港人的接納度和快樂也愈來愈狹窄,當知道有人將共享單車棄置城門河時,他直謂「發生咩事,香港人啲包容去咗邊?」

「內地很多人希望30歲做老闆,很願意嘗試和分享,積極發問及尋求協助」,Danny慨嘆香港人因害怕批評和失敗,大多抱着「維持現况,唔做唔錯」,結果原地踏步任由其他城市超越,變相退化。在港無法發揮所長,他決定妻兒留港生活,自己則去上海工作,假日回港享受天倫之樂,成漂流中港兩地的太空人。

2003年的北京難覓地方晚飯,2008年的北京漸漸邁向國際,現在的北京晚飯不受時限「幾夜食都得」。馬照跑舞照跳,香港生活多年來依舊精彩,但社會氣氛漸趨緊張,樓價不斷創新高,「香港的樓價已超出常人的負擔,高得不合理,但仍有很多人為上樓努力」。Danny認為香港停滯不前,特首梁振英要負責,梁領導下的官員亦欠缺遠見,抱着「打工仔」心態得過且過;反觀內地城市規劃有遠見,帶領社會和人民齊進步。

面對困局,Danny 感有心無力,回流後亦深感本港生活空間狹窄及物價高企,理解港人怨氣,「在北京的工作不算富裕,但假日到公園野餐、放風箏,簡單一日已經好開心;但香港的維園假日人山人海,舉步維艱」。

無法改變困局,眼見東方之珠褪色,Danny雖然心痛,但仍會活在當下,享受每天,寄望新政府能有所改善。

視頻
回歸20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