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邊農村 水土重金屬超標 紫金抽驗:從未超標
2015-10-04
紫金山金銅礦場內的堆場,滿佈載有氰化鈉溶液的喉管,不少出現嚴重鏽蝕,甚至滲漏。(明報記者攝)

【明報專訊】本報在紫金山所在的上杭縣,取了7個水樣本及2個泥土樣本回港,委託理工大學應用生物及化學科技學系副教授勞偉雄博士化驗山埃及重金屬含量,結果1個水樣本及2個泥土樣本有重金屬超標。不過,對於有環境樣本重金屬超標是否和紫金山開採礦產有關,紫金礦業集團環保與安全總監劉榮春反駁稱,對化驗結果存疑,強調礦山的13個排放口均有第三方機構負責的監測系統,一旦數據異常會即時通報。

紫金對化驗結果存疑

本報取得的樣本,一個是距離排污口超過30米的汀江水樣本,鎘、銅、錳、鎳4種重金屬含量超過國家環保局《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中飲用水的質素要求。其中對人體影響較嚴重的鎘含量為0.006ppm,比標準高兩成,銅含量更比標準高出1.4倍,達到2.42ppm。

距紫金山兩公里,汀江旁的碧田村一個正種植稻米的農田泥土樣本,驗出鎘含量達0.95ppm,比國家環保局規定可作種植的0.6ppm,超標58%。一個從山邊疑有廢水滲漏的位置取得的泥土樣本則驗出水銀含量1.688ppm,按國家任何土地標準都屬超標。

專門研究廢水處理及環境污染的勞偉雄指出,「結果之中,在食水源及稻米田驗到鎘比較令人擔心,米會累積重金屬,即使含量不多,也會一邊成長一邊吸收,而鎘的半衰期長達10至30年,身體攝取後很難排走,只會一直累積,對身體影響只會愈來愈大。」

勞偉雄指,長期接觸鎳會引致濕疹或者皮膚發炎,在動物實驗中更證實會影響生育,有機會令初出生胎兒的死亡率增加。至於含銅量,勞偉雄直言「高得好離譜」,雖然銅對人不算很毒,但會破壞自然生態,這個數值之下植物難以生長,對水中植物及水產影響亦特別大。

劉榮春表示,公司高層及政府部門可在手機實時監察礦場污水排放,每個月亦抽驗河水,至今兩者從未試過超標。他指2010年潰壩事故,汀江水的銅含量也沒這麼高,對化驗結果存疑,但公司化驗結果不便公開。對於農地泥土重金屬超標,他稱銅與鎘是泥土本身有的物質,不是污染,「其實這裏也不適合耕種,是他們選了不對的地方。(沒有開採物質會流出來嗎?)除了紫金也有其他公司開採。」

紫金:村民選錯地方耕種

綠色和平污染防治項目主任江卓珊指山埃毒性劇烈而急,只要經過分解,對環境污染風險不高,不過提煉過程中,選礦、冶煉都會產生含大量重金屬的尾礦,則是嚴重的生態威脅。

她續稱,尾礦一旦潰壩,會淹浸民居,防漏措施做得不好,亦容易滲漏,污染農作物,而毒物落在泥土亦不會輕易消失,經由河道或地下水流到不同地方,污染水源及水產,「地下水系統好複雜,難以追查流向,可能影響到好遠的地方,幾多人受影響,何時會產生影響,無人可以肯定」。

中國今年開始實施被喻為史上最嚴的新修訂《環境保護法》,下令對違法排污或偽造監測數據單位,處以罰款、查封、限產停產、行政拘留負責人員等,並要作出民事賠償。福建省環保廳去年底亦就此向企業發公開信作提醒。

關懷中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