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司十年未判 維權路茫茫
2015-06-07

【明報專訊】2006年國家藥監局禁用PAAG(奧美定)後,曾有多名受害人聯合起訴奧美定大陸總經銷商吉林敖東藥業有限公司,但官司拖到今時今日將近10年仍未有判決。有受害人堅持告到底,但更多人礙於各種原因而放棄法律維權之途。當年幫她們維權的律師浦志強、滕彪,一個身陷囹圄,另一個也離開了中國。

20人維權 有人出家 有人患癌

「這10年了,大家變化都很大,很多人沒有這個時間精力,都放棄(打官司)了。有的人是公務員,不方便站出來,有的人出家了,有的人得了乳癌,搞得我們都很低落。」本報記者早前在上海訪問到兩名受害人,她們今年春節前與其他維權姐妹一同去過吉林長春市,查問案件進度,長春南關區法院稱案件已移送朝陽區法院,朝陽區法院則稱沒有收過訴訟費,原告之一、住在上海的張金波說,她們一早將訴訟費交給南關區法院,不知為什麼沒有轉過去,案件就一直拖延至今。

醫院稱責在藥廠 拒負全責

張金波和黃女士都曾經起訴為她們動手術的整容醫院,並獲得過數萬元賠償,包括賠償手術費、取出奧美定的手術費以及律師費等,醫院稱產品有問題,責任在藥廠,只願承擔次要責任,於是她們決定與其他人一同起訴藥廠。這個在2006年有20多人的維權群體,到今年只剩下幾個人仍在繼續堅持,部分已經失去聯絡。

受害者覺愧對丈夫 再植假乳

黃女士10年前結婚懷孕,分娩後乳汁與奧美定材料接觸發生感染,導致乳房脹大,最終在底部「裂」開一個傷口,流出「漿糊一樣的東西」,3個月之後才流完,但她整個右乳房「剩下一層皮」,令她精神崩潰。「如果沒有小孩,我真的連死的心都有了,太痛苦了。」黃女士說,她覺得羞於見人、愧對丈夫,最後做了假體植入右乳,外觀看似正常,但底部的疤痕將永不磨滅。「我就是給(藥廠)這些人害的,不管怎樣,我也想(官司)走到底。」

目睹了黃女士的經歷,隆胸前曾經也拍拖戀愛的張金波決定一直單身下去。她2004年注射奧美定,翌年也做過取出手術,注射的300毫升取出了200毫升,但近10年來,她每天都感到胸部疼痛。經她允許之下,記者觸摸了她的乳房,明顯可摸到邊緣有一粒粒花生大小的硬塊,即使輕輕觸碰也令她感到疼痛。張曾經往北京、上海多間大醫院求診,醫生表示乳腺組織已被破壞,透視影像不同於常人,若患上乳腺癌等疾病將較難發現,「只能認命,看老天爺的造化了」。

■影片區

受害人痛訴心聲http://link.mingpao.com/26647.htm

關懷中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