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清宮秘史》不點劉名 規避黨紀
2014-11-12

【明報專訊】《評清宮秘史》雖然是拉開全國批判劉少奇的序幕,但是全文卻沒有「劉少奇」三個字。戚本禹承認,按正式程序,黨要在中央報刊上點名批判自己的副主席,應該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通過,在這之前只能不點名批判。

「你有錯誤嘛,我們批判你有什麼不可以呢,人人平等嘛。」戚本禹說,但未經黨的政治局會議討論而在中央機關報上公開點名批判副主席是不合適的,「從黨內的習慣上來說,在中央報刊上批判黨內的高級人物,是要經過中共中央的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來通過」,但不點名批判是可以的。

《評清宮秘史》1967年3月發表後,劉少奇曾經提出反駁,但提出的理據不獲採信。劉少奇否認自己有說過要依靠美國人做「紅色買辦」,但被指為「二月逆流」主要成員之一的開國元老譚震林,此時出來指證,說他當年確實收到過文件,指劉少奇願做「紅色買辦」,而且新四軍中很多人都聽到過。毛澤東聽到後笑說﹕「你們還批判譚震林,譚震林看起來在原則問題上很堅決的,我看他可以參加文革小組了。」

稱沒指揮批鬥大會 「我擔承不起」

1968年10月的八屆十二中全會正式把劉少奇開除黨籍,他於1969年11月逝世於河南開封。戚本禹說,對劉少奇被開除黨籍及逝世前的處理情况,他因已被關押而並不清楚。現時關於劉少奇逝世的歷史回顧有截然不同的兩種說法,一種說法是醫護人員已盡力搶救,因病情太重而無力回天;另一種是醫護人員刻意拖延、疏忽照顧致其死亡。

至於說戚本禹發表文章並發動中南海內外群眾,大規模批鬥劉少奇,戚本禹認為,當時大批民眾到中南海門口遊行示威,要求揪鬥劉少奇,是他們自發的,並不是他去找來的。他的文章只是動員大家積極參加大批判,沒有具體指揮民眾來中南海。他後來被判「聚眾打砸搶」罪名,指摘他煽動中南海幹部、聯合百萬群眾開大會批鬥劉少奇,但戚並無認罪。他認為,在中南海內開批鬥劉少奇大會的同時,又在天安門開百萬人大會,「這樣大規模的批判大會,不是黨中央決定、不是周總理開會作出了決定,別人是不能決定的。中南海裏又開會,外面又開會,建國以來第一次開這麼大的批鬥大會,它不可能是個人行為,北京法院以『聚眾打砸搶』罪名加之於我,我擔承不起呀,即使我承擔了,別人也不信呀!」

關懷中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