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後研歷史 96年起未受訪
2014-11-12
戚本禹一生研究歷史,對歷朝歷代的人物有讚有彈,在內地出版的書和文章都要署筆名「戚文」(左圖),但2011年在香港天地圖書出版的《評李秀成》(右圖),就署真名「戚本禹」。(鄧宗弘攝)

【明報專訊】戚本禹退休之後潛心研究歷史,極少面對傳媒。1996年文革發動30周年,他接受美國一份中文報紙《達拉斯時報》記者陸源的訪問,並在《明報月刊》上首次發表回憶文革的文章,反駁「毛澤東的私人醫生」李志綏所謂「回憶錄」中「對毛澤東的污衊」,文章題為〈御筆痛批御醫〉。

內地著書只能用筆名

此後,戚陸續在《明報月刊》撰文,其《評李秀成》也於2011年、即太平天國運動160周年時,由香港天地圖書出版。他在香港的書籍和文章均署真名,在內地亦有多本歷史研究著述,如《兩漢人物﹕大風起兮雲飛揚》、《青梅煮酒論英雄﹕三國人物》等,卻只能以筆名「戚文」署名。

關懷中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