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縫男孩盼除標籤:只想做普通人
2018-05-10
北川少年李陽(左圖藍衣者)當年為壓在水泥板下的同學廖波(左圖下方)拿吊瓶呼救,成為經典畫面。李陽2014年參軍,退伍後回北川新縣城工作(小圖)。而廖波如今只想做普通人。從外觀上,難以分辨他其中一條腿是假肢(右圖)。(資料圖片/曾憲宗攝)

【明報專訊】在見到記者前,廖波推掉所有訪問,亦不想參加地震10周年的有關活動。10年前,他被困於北川中學的廢墟中,同學李陽手持輸液瓶、揮手求援的一幕被拍下,成為地震經典照片之一。不過,10年後的廖波渴望擺脫當年內地傳媒給他貼上「吊瓶男孩」「夾縫男孩」等標籤,「這個(標籤)不能跟着我一輩子吧」。

不參與周年活動 「我沒有勵志故事」

現年已27歲的廖波略微發福,不仔細看的話很難發現他兩條腿有點不平衡。「前一段時間,北川宣傳部向我們班同學捱個兒(逐個)打電話,問我們現在的情况,可能要搞什麼活動吧」,但廖波並不打算參加。地震發生後,廖波被壓在一塊水泥板下,20小時後獲救,左腿因重壓過久而壞死,需要截肢。後來,廖波先後獲得香港NGO「站起來」及中國殘聯等機構支援安裝義肢,還一度在北京四中借讀(非本地生就讀),但因為不適應,一年後重返北川讀書。2011年,廖波考上四川理工學院專科,之後再攻讀學士,專業是機電一體化。他現時在成都一間知識產權代理機構工作,幫客戶寫機電工程類的專利申請書;他形容相當「燒腦」(費腦力),因為不能出錯。

在公司裏,沒有人認得他是「吊瓶男孩」,這正如廖波所願。「有一兩個比較熟絡的同事,問我為什麼走路有時候有點跛,我就告訴他們了。他們也沒什麼,畢竟都是四川人嘛,很多人都這樣(在地震中傷殘)。」廖波強調,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每天上班、下班,「我沒有什麼勵志故事」。廖波說,如果有機會,他仍想回綿陽家裏工作,妻子和1歲多的女兒都在那裏,現時只有周末才能相見。妻子趙青青是他的初中同學,但沒有一同考入北川中學高中部。趙在綿陽讀職業學校,校舍在地震中沒有倒塌,她也僥倖沒有受傷。2016年,兩人的「愛情長跑」終於修成正果。現時趙青青在家做全職主婦,廖波說,他的月薪夠養活妻女,「我也是月光族,發了工資到月底就沒剩多少,但現在不用問父母要錢,算是可以了吧」。

川震十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