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腹啖肝人相食 廣西至少百人遇害 「吃人肉為顯示對階級敵人的恨」
29-05-2016

【明報專訊】廣西人吃人是文化大革命中最泯滅人性的事件之一,在1967年初至1968年10月不足兩年時間裏,僅有姓名可考或有線索可尋、並在官方文件中有記載的,至少有142人慘遭分食。一時間鄉間食人成風,部分學生受此影響,殺死老師,在校內剖屍烹炙。研究廣西文革史的專家說,「吃人肉是為了顯示對階級敵人的恨,也顯示自己的革命精神和勇氣。」

【編者按﹕以下文字相片可能會令讀者不安,敬請留意】

現年70歲、南寧市委黨校退休副教授黃家南蒐集並研究廣西文革史料已逾35年,他說,1967年支持時任廣西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開國上將韋國清的「無產階級革命聯合指揮部」(簡稱「聯指」),與支持時任廣西區委副書記伍晉南的「四二二造反大軍」(簡稱「四二二」),都堅稱自己是毛澤東思想的忠實捍衛者,兩派勢同水火,為日後的武鬥甚至人吃人埋下種子。

割下被害者睾丸浸酒

黃家南對本報展示了1983年「處理文革遺留問題」期間,由中共武鳴華僑農場委員會上呈「處遺調查組」的材料,當中一篇〈武鳴華僑農場「六三○」事件〉文章記載,「鄧從德『武帽分廠雷正生產隊職工、黨員、打死人兇手、積極支持剖腹取肝並指使將被害者的睾丸割下泡酒,手段殘忍,原已批捕,因年老有病,改為監外候審,至今未判,給予清除出黨』」 。

黃家南說,這並非唯一記載吃人的官方資料。他展示的文件披露,1967年12月容縣沙田鄉大洋生產隊長李廣新等人,把地主子女劉興同等9人帶回生產隊批鬥後,將他們活活打死,其中兩名死者遭人剖肝烹食。雖然百多字的記載並未表明肝臟取於何人,但卻在次年引發廣西全區虐殺剖食人肝的浪潮。

「剖腹時 韋吉貴的眼睛還在轉」

據記載,1968年都安縣都陽公社加成大隊在一次批鬥會上,將韋吉貴、韋吉先兩兄弟打成重傷。在兩人被押回家的途中,遭韋、唐姓兩名男子索肝,韋吉先說:「你們要殺我就算了,不要挖我的肝。」韋隨即用木棒猛敲韋吉先頭部,並讓唐剖腹挖肝。韋吉貴隨後被以同樣的方法活剖了肝臟,「剖腹挖肝時,韋吉貴的眼睛還在轉動」。

1968年4月14日晚,浦北縣北通公社定更大隊治保主任趙鼎銘,帶60多名民兵到博學大隊虐殺程慶初等24人。接着由趙大旺和劉維東動手開膛取肝共12副,扛回煮熟送酒,犒勞參加「行動」的人員。黃家南沉重地說,「(他們)吃人肉是為了顯示對階級敵人的恨,也顯示自己的革命精神和勇氣。」

1968年7月1日晚8時,武宣縣桐嶺中學副校長黃家憑在批鬥中被學生打死陳屍操場,次日學生黃佩農將黃家憑的肝取出,黃家憑的「準兒媳」張繼鋒等人則將肉削剩骨架,烘烤吃下,文件形容「腥風飄蕩,令人不寒而慄」。後來斂骨的人作證亦稱:「屍體在操場外廁所旁,兩個竹箕就裝下了。頭被打得黑腫,大腿、小腿、手上的肉全部割光,生殖器、心、肝割光,胸腔裏空洞洞的……」

文獻中又以武宣縣為例,指僅有姓名可考或有線索可緝、且首要兇嫌被處理而被官方文件最終定性的被吃者就有34人以上。據信是由武宣縣第一任處理遺留問題工作組(處遺組)負責人王祖鑒整理,且被記入官方名為《武宣縣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大事件》的文件中記載:「武宣縣在『文革』期間,有75名死者被挖肝吃肉」。

涉20縣市 佔廣西四分之一

據官方統計,廣西人吃人所波及的地區包括武宣、靈山、欽州、浦北、合浦、上林、崇左、隆安、來賓、柳州等20個縣市和武鳴華僑農場,幾乎佔全自治區86個行政區縣總數的四分之一。而在1968年3月上述各地革委會成立起至當年9月止,記載有逾百人遭分食,其中最小的受害者僅10多歲。

明報記者 廣西報道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