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誰瘋狂枉葬身 全國唯一紅衛兵墓園葬400武鬥死者 「他們算什麼烈士?」
22-05-2016

【明報專訊】重慶市是文革時期全國武鬥最嚴重的城市,大批市民及學生捲入其中死於非命,當中近400多名死者安葬在市內沙坪公園西南角一處山坡上,由於許多死者是紅衛兵,形成了全國唯一的「紅衛兵墓園」。50年過去,由於當局採取「不宣傳、不開放、不銷毁」的態度,「紅衛兵墓園」已漸被當地人遺忘;相反與墓園為鄰的遊樂場及文化廣場,每日都傳出歡聲笑語。在文革50周年的敏感日子,墓園再度引起關注,清明節官方在墓地周圍部署大量便衣和公安,加緊盤查前來祭拜的民眾。

警車駐泊 便衣巡邏 掃墓要登記

重慶的「紅衛兵墓園」共有113座墓,共埋葬了400多名武鬥死者。今年清明,本報記者來到沙坪公園,只見園內人來人往,機動遊戲上的小朋友不時發出歡笑聲,周邊亦有不少市民在唱歌和跳廣場舞,但在一路之隔的紅衛兵墓園卻氣氛緊張,附近停泊了數輛警車,有不少佩戴耳機的便衣巡視。在距墓園大門約30多米處設有一個登記處,所有進入墓地掃墓的人都要在此處登記,非死者家屬一概禁止入內,墓園門口則有7、8人把守。

墓園鐵欄變鐵門 防人窺探

據一名入內掃墓的家屬稱,她是來拜祭父親的,和她一起的,還有白髮蒼蒼的80歲老母親。她們對記者提問十分警惕,而對50年前發生的事亦不願多講。據她們稱,墓園去年將大門的鐵欄杆換成鐵門,令外面的人再不能看到裏面,「可能是政府不想這裏成為外界的焦點吧」。

據記載,墓園內埋葬的死者,年齡最小的僅14歲,最大的60歲。死者大多是在1967年到1968年間參與武鬥死亡的,也有小部分是被亂槍、流彈打死的無辜者。死者中最多的是工廠造反派,如生產半自動步槍的建設機牀廠、生產坦克裝甲車的空氣壓縮機廠,死的人都不少,有的大墓還葬有幾十人。葬在墓園的,有大學生也有中學生,重慶大學死了27人,是全國大學中因武鬥死亡大學生最多的。

墓碑皆向東 寓意向毛 

死難者在當時被視為「烈士」,墓園內的墓碑都坐西向東,寓意永遠向着「紅太陽」(毛澤東的象徵)。多數合葬墓模仿天安門人民英雄紀念碑,碑上刻有「烈士」的頭銜。碑文多為毛體狂草:「死難烈士萬歲」,點綴其間的還有時代特徵鮮明的口號,如「頭可斷,血可流,毛澤東思想不能丟;可捱打,可捱鬥,誓死不低革命頭」;或表示悼念之意的毛澤東詩句,「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等。

50年來,「紅衛兵墓園」在重慶一直是禁忌,多次險被炸毁。同期的「重慶機械學校死難者墓」、「重慶大學死難者墓碑」,都在中央否定文革後被毁,據說有學校領導指着烈士碑氣憤地說,「他們是什麼烈士」。而沙坪公園內的「紅衛兵墓園」,亦一度被指是重慶「否定文革不徹底」的標誌。不過時任重慶市委書記廖伯康最終決定撥款,給墓園修築圍牆,提出「不宣傳、不開放、不銷毁」的「三不」原則。

經歷過武鬥的「重慶文革老同志聯誼會」顧問余大全表示,紅衛兵墓園所在地當時是造反派「八一五」的地盤,「實事求是把它保留下來嘛,你摧毁了還不是那麼回事,摧毁了歷史也無法更改。保留下來能留下一個記憶也是好的」。不過墓園至今仍是禁區,除家屬掃墓外,不對外開放。

在當地大學修讀藝術的陳小姐對記者表示,她因好奇曾在2012年與兩名友人一起翻牆進入墓園,拍了數張黑白照片,她說一見到墓園的情景和氛圍,就覺得照片應以黑白模式呈現。她說園內感覺肅穆,有很多墓碑,後來才知每塊墓碑並非只屬於一個人,可能代表數十乃至上百人。她指正因墓園不開放,有種「被遺忘」的感覺,「安靜地在那裏」;逝者家屬每年只有清明獲准掃墓,有的人去世時太年輕甚至沒有後人探望,「那些碑下面的幾百人都是沒有名字的,有的後人會特意豎個小碑,寫明下面是誰,其他的都是被遺忘的年輕的靈魂」。

明報記者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