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分手 不枉愛過一場
2017-06-26

【明報專訊】「我喜歡用談戀愛去形容與香港的關係,因好感而在一起,因認識而和平分開。」迷戀東方之珠的小伙子,在家人鼓勵下,隻身離開東北家鄉來港讀大學,更希望畢業後在港生活,與魅力之都長相廝守。然而及後發現難以融入其中,在多次跌撞磨合後,醒悟其人生目標不在香江,維港夜景亦非其終身棲所,結果在「七年之癢」時,決定回內地工作。

來自哈爾濱的羅嘉西(Steven),年幼時曾來港旅行,到過多個著名景點觀光,覺得「香港很特殊、很特別」。不喜歡東北寒冷天氣的他,初踏香港土壤,對炎熱天氣一見鍾情 ,對周圍輕易聽到英文亦感興奮,更大讚香港的廣告「有創意有意思」,覺得內地的廣告「不好看」,遂於高中畢業後,2010年來港修讀廣告系。

「我第一學期廣東話的口語考試不及格,因為遲到1分鐘被取消資格。」落地生活,港人教會他要守時。他亦學港人「周圍搵食」,「我是個吃貨,香港的食物款式多、創意多又好吃,好像點心、茶餐廳……」羅嘉西嚥着口水力數香港美食吸引之處,美食天堂一度留住他的胃。維港夜景亦令他着迷,最喜歡到港島行山,在山上俯瞰高樓大廈,幻想成為中環上班族的一分子,「喜歡在那裏跟朋友聊聊天,想想將來」。初到香港,羅嘉西覺得香港與自小成長的家鄉完全不同,新鮮事物深深吸引着他,更在香港看了人生第一套三級片,慶祝18歲成年,也慶祝與東方之珠墮入愛河。

完成一年基礎課程後,羅嘉西2011年正式接觸主修科,全班30人,包括他在內只有5名外地生。「我以為廣告要的是創意,後來才知道還要夠『落地』,觀眾才容易接受。」為製作符合港人口味的廣告,他嘗試了解港人的生活文化,可惜處處碰壁,「語言是很大的障礙,廣東話是聽得懂,但說得不夠地道,沒法深入溝通」,知道自己的競爭力不在本土文化,故他嘗試用外國風格製作作品,全程用英語,但作品最後在全班倒數三甲,「當時很沮喪,想不通」。而令他更疑惑的,是課程內容與期望不同,「6個學期裏,只有一個學期與主修科有關,其他都是沒有直接關係」。

縱使前景不明朗,夢想當創作總監的他畢業後仍留港發展,可惜挫折重重,「很多廣告公司的客戶是香港人,我沒法跟他們溝通」,即使每天工作至凌晨,仍沒法得到公司賞識,只得微薄收入。為增加收入和工作自由度,他轉行做保險,營營役役工作,生活還是捉襟見肘,「我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對生活失去了熱情,不享受工作,不享受這樣的人生」。人生處於迷茫之際,他更陷入失業失戀的苦况,「那時我真的很痛苦,開始想為什麼待在這兒」。

幾經掙扎後,羅嘉西年初北上深圳尋找機會,發覺自己的興趣其實不在廣告創作。自小喜歡英語的他,曾在國際英語測試IELTS考獲8分(10分為滿分),看到深圳年輕一代計劃到外國升學的人數近年急升,「市場對英文的需求很大,我也可以用普通話跟他們深入溝通」。今年4月,羅嘉西於深圳一間教育中心任英語導師,「薪金與香港工作時相若,下班有私人空間」。他說﹕「很享受現在的工作,生命找回激情和快樂。」羅嘉西下月即將居港滿7年,並取得香港居留權,但他決定放棄居港權,北上發展。

「這些年我變得獨立成熟 都是香港給的」

回望過去,羅嘉西無悔在香港7年生涯,反而覺得受用不盡:「這些年來我變得獨立成熟,找到人生方向,這都是香港給的。」他認為香港有獨特的文化和優勢,是無法取代的,「有些外來人很容易投入及享受香港的生活,只是實地了解後不適合我,那只得和平分開」。

回歸20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