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前《生死訟》 談港人恐懼內地情緒
2017-06-22

【明報專訊】金獎劇集監製鍾澍佳也曾拍過低收視劇,1994年6月播出的《生死訟》,平均收視僅20點。他說,低收視不代表是「膠劇」,《生死訟》描寫的港人前途由他人決定、恐懼內地的情緒,當中情節,事隔20多年,仍可套用於當今香港。

內地法院聽審蒐集資料

《生死訟》由郭晉安、鄧萃雯等主演,故事講述二人飾演的兩姊弟與母親被陷害,在內地旅行時被人暗藏毒品,郭晉安四處奔走為母姊翻案,多個內地部門推來推去,鄧萃雯最終只經簡單審訊,被判死刑隨即槍斃,母親亦被判終身監禁。

《生死訟》開拍前,監製曾謹昌,導演鍾澍佳、邱南隆等曾一同回內地法院聽審蒐集資料,鍾澍佳憶述,聽審時真的有人被判死刑,雖早已忘記那人的背景和所犯罪行,但仍記得當下感受,慨嘆一個人的生死,可以單憑他人幾句說話、幾個判斷,就能控制。

時至今日,鍾澍佳無奈地說,《生死訟》仍可反映現况,香港由港英政府統治,至今日回歸中國,香港的命運與前途,就如《生死訟》的鄧萃雯一樣,非由港人決定,「香港人根本從來沒擁有過(決定權)」。

鍾澍佳說,劇集反映當年港人對內地制度的恐懼,收到劇本時都覺得是佳作,播出時連《胭脂扣》的作者李碧華亦在專欄上撰文讚揚演員演技,可惜劇集最終收視不佳,要由原定的30集剪至20集。他估計,「可能大家太恐懼大陸,沒有人願意在吃飯時直視自己的恐懼」。

回歸20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