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卓堅:限覆核如限警捉賊
2017-06-18
郭卓堅在長洲獨居多年,家中收養了3隻貓和1隻狗,他指自己最大的願望就是貓狗比他早死,「佢哋冇人照顧好慘」。(郭慶輝攝)

【明報專訊】「回頭諗下係有啲(官司)唔應該打,𠵱家好謹慎㗎喇!」11年前,因不滿長洲來往中環的渡輪加價以補貼虧損航線的做法,「長洲覆核王」郭卓堅開展其司法覆核人生,11年間申請了32宗司法覆核,只有一宗勝訴,他承認過去有些入稟不夠謹慎。雖然因不斷敗訴而面臨破產,他卻說「愈來愈勇,更加冇包袱」,七十有八的他最希望未來找到「接班人」。

明報記者 凌沛恩

覆核長敗 破產更無包袱

自2006年,郭卓堅正式入稟申請司法覆核的案件有32宗,尚未處理及已撤銷的案件有19宗,被裁定勝訴的只有一宗。外界不少團體、議員及市民認為郭卓堅做法浪費公帑,甚至要求增設「入稟配額制」。郭卓堅指「入稟配額制」的講法是違犯《基本法》所賦予港人的權利,他笑言「你可唔可以限定一個警察捉幾多賊呀?」

入稟並非沒準則 「有啲我唔打」

郭強調入稟並非沒有準則,「有啲我唔打」。他舉例如三跑、填海、白海豚及郊野公園等議題,他都不會提覆核。他解釋「香港真係無地?係現象造成無地」,又說棕地、高爾夫球埸、淺灘填海等都可解決香港住屋問題,「你話填海白海豚無得游水,白海豚可以游去第二度㗎嘛,我哋無屋住慘過白海豚無屋住」。

訪問當天適逢郭卓堅生日,1939年出世、經歷過二戰的他憶述港英時代申請司法覆核的價錢高昂,故他只可以就社會問題去信港督,直至回歸後他才能「用憲法去覆核」。「入稟王」的每一張入稟狀都由他親自撰寫,他笑指「初初寫得好渣」,起初更要自己上庭陳辭,幸得法庭書記教他「當對住幅牆講嘢」,他才「夠膽上去拎leave(許可)」。

過去大部分案件,郭卓堅都獲批法援,但他認為申請法援愈來愈困難,而且不是每名律師都願意協助他。有不少人質疑泛民政黨是郭背後的「造王者」,但他一一否認,他指自己「無乜黨派」,「對政黨無乜興趣」。近日鬧得滿城風雨的UGL事件,郭本想入稟控告立法會議員周浩鼎,但在入稟前遭泛民中人以「司法不應干預立法機關事務」為由勸阻。

「成日想搵接班人 唔知點搵」

「你以為啲律師好有義氣咩!」郭卓堅說,當他「拎到leave」才會有律師協助,但若他無法取得許可,即法援獲批的機會甚微,他形容律師「釣唔到魚就由得我死,呢個世界好現實」,「佢哋認為我無幫助嘅價值」。

對於「長洲覆核王」的稱號,郭謂「我唔覺得光榮」,亦有人稱他是英雄,「啲人咁講咪笑吓」。他最在乎的是「接班人」,「(我)成日都想搵接班人,但唔知點搵」。他指若接班的是年輕人,他怕敗訴輸訟費會影響年輕人的前途;但其他人如「鳩嗚團」成員,他形容是「唔三唔四」,未必知道什麼是司法覆核。

回歸20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