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三問題未解 難言兩制成功
2017-06-16
曾鈺成退下立法會主席一職後,全身投入「香港願景」智庫運作。與香港一起走過回歸20年路,他說,很多事都無法預料,有的比想像中好,亦有比想像中差。被問及有否想像過2047年的香港,他大笑着指指天,「到時我係嗰度啦」。(曾憲宗攝)

【明報專訊】回歸20年,今屆立法會已大致完成了新老交替,一個從回歸開始便是立法會議員,也是最大建制政黨的創黨主席;另一個則是自2012年起任議員的法律界代表。兩個不同陣營的代議士,從不同角度檢視一國兩制的進程。

明報記者 渠贇 梁智康

從創建民建聯到擔任立法會主席之位,曾鈺成是回歸20年政壇風雨的有力見證者。對於回歸20年,他用一句話言簡意賅地總結,一國兩制整體落實,卻有三大問題未解決,包括政制發展、23條立法以及國民身分認同。他直言,「一日不解決這3個問題,你都不能說一國兩制已經成功。」

與97年想像比較 「比估計中好 比估計中大問題」

回歸前夕,《財富》曾以「The Death of Hong Kong」大字標題預言香港結局,走過回歸20年路,曾鈺成說,一國兩制落實如此順利,是很多人沒有料想到的,認為一國兩制最成功之處就是維持到香港繁榮穩定。他亦直言,與97年想像相比,雖然「好的比估計更好,出了的問題亦比估計更加大」。他表示,2003年23條立法掀起社會巨大紛爭,2012年政府欲推國民教育,卻遭遇學生、家長聯手反對,而普選政改時間表亦最後無法落實,這些都是自己當年無法想像的。

曾鈺成說,「一日不解決這3個問題,你都不能說一國兩制已經成功」,因23條及政改都是寫入《基本法》的憲制責任,而「一國觀念未曾在年輕人心目中樹立起來,你點能夠話是成功呢?」至於何時才能解決?曾鈺成亦沒有答案,「幾時做,如何做,做不做得到,沒有人講得到」。

對於國家領導人近年提出,一國兩制「不變形,不走樣」,但在不少港人心中,卻有另一番體會,曾鈺成承認,現在陷入了一個局面,「香港人覺得,內地干預是變形走樣,中央政府又覺得,香港失控,變形走樣」。他認為雙方都沒有「講大話」,只是角度不同,便有不同觀感,「你話無『西環治港』、無中央干預,好多人都不信,但另一方面,香港人都要反省,為何會出現這樣的局面」。

要反省為何中央覺得 「看香港看得不夠緊」

曾鈺成指出,從中央角度「換位思考」,依足基本法的普選方案,卻有人看都不看,堅持公民提名;突然出現港獨言論,甚至有人可以選入立法會,宣誓時說侮辱國家的說話,對中央官員而言,「他覺得香港變了,自己就反省,過去就是管得不夠,就是無管到,看看搞到今日這樣的地步」。

曾鈺成說,早前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回歸20年的發言中,就強調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對特區政府有「監督責任」,恰恰反映這種心態,覺得「看香港看得不夠緊」。

「千萬不要以一拍兩散心態看問題」

曾鈺成曾在卸任立法會主席時提及,任內最大的遺憾是未能推動各黨派與中央建立正常溝通渠道。展望未來,他希望大家能用正面、積極態度維護一國兩制,「千萬不要以一拍兩散的心態來看問題」。他指出,非常認同張德江前年來港時說的「3個心」,包括回到初心,理性探討,對一國兩制保持耐心及信心。而他自己亦對年輕一代抱有信心,相信「絕大多數年輕人都明白,什麼行得通,什麼行不通」,只要社會能給予多點希望年輕人,讓他們看到繼續支持一國兩制對他們有好處,則一國兩制可順利繼續走下去。

回歸20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