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一國兩制 籲中港勿事事對着幹
2017-06-16

【明報專訊】回歸初期負責政制事務的孫明揚,被問到一國兩制是否成功時,認為一國兩制實行20年,在歷史長流中只是很短的時間,實踐時仍要慢慢學習,中央、香港要有互信基礎,不能每事質疑,「好似鬧交咁,講了的說話是收不回」,沒有轉圜餘地,最後會令感情出現裂痕;他指在這大前提下,回歸前和後中央沒有說明具體措施去落實一國兩制,讓香港在框架下摸索,香港亦「不要每事都煩到國家」。

回歸初年「相安無事」

孫明揚指出,最初數年中央與香港「相安無事」,後來因部分人看到中央寬鬆,要爭取多點,最終引起紛爭,令北京認為要用文字寫清楚一國兩制的初衷;部分港人則認為中央是收緊了一國兩制。他對此感到可惜,認為雙方都要反省﹕「如果要繼續下去,大家要合作,找方法恢復互信,若每件事都對着幹會很難搞。」

「要成事 政治是妥協的藝術」

孫明揚舉例,大家爭拗人大8.31框架,他認為港人要寬容接受這是走向普選的平台、第一步,大家需思考究竟想要怎樣的香港,「在一國兩制之下是否要走得咁艱苦」。被問到如何重建互信,他認為「要成事,政治是妥協的藝術」,不能只堅守立場,呼籲雙方易地而處,代入對方會有不同看法,「至少嘗試用別人的角度看事件」。他強調妥協不等於出賣,任何國家政制「也是兩方都會退讓,外國人說give and take」。

展望將來,孫明揚對一國兩制有信心,他說,每事都有過程,回歸至今香港也是走向一國兩制成功落實的路,現時走了一半,「有些人認為完全失敗,我就不是這樣看,事關行一條路,有時會平坦,有時會崎嶇,若崎嶇便要奮力克服困難」。他強調回歸時祖國也可對香港行一國一制,但始終認為一國兩制令香港在國際舞台上發揮作用的利益更大,相信中央至今亦深信不疑。

回歸20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