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銅80後組「後浪」任橋樑
17-09-2015

【明報專訊】銅鑼灣佔領區愈縮愈小,最後只剩一小段軒尼詩道東行線,汽車在佔領者背後呼嘯而過,像為佔銅倒數。堅守到底的高天暉說「終極清場」時五味雜陳,既不甘心,亦鬆一口氣。佔領雖未改變政府,卻啟發年輕人。他與戰友組成「八十後浪」支援傘後組織,成員間有共識不再「擔住把遮」,「如果有人問,我會承認瞓過街,但沒必要常掛口邊。當時中過幾多粒催淚彈,對𠵱家冇幫助」。

他說在港「搞社運」不容易,尤其初生組織,簡單如開會地點、「大聲公」也要張羅一番,他希望讓同道人沒後顧之憂,「每個人有不同角色,我唔係選區議員嘅材料」。他補充,佔領期間接觸不同階層,令他明白香港需要公民教育,向不太關心政治的市民解釋何謂民主、為何要監察政府,拒停留於口號式的「我要真普選」。

冀拉攏眾組織 避嫌辭保險工

八十後浪將辦工作坊,邀其他傘後組織商討發展方向,並計劃請傳媒、公關或社運前輩做「明燈」。高天暉說佔領區之間缺乏交流,正如今天傘後組織各自為政。既然目標一致,團結總比獨鬥好,冀拉攏眾組織合作。他更為此辭去保險業工作,「唔想畀人有種印象,到底你想賣保險定真係嚟幫我?」旁人未必理解,他不以為意,「無論將來變成點,我盡過全力」。

同是佔銅中堅的大學生劉昕雋則由懶理學生會變成組隊參選,雖落敗,但無損他參與社會的決心。他說以前甚少在家談政治,吃飯時看《鏗鏘集》,父母會說「隻雞幾好味」轉移話題,又會反問「鬥不過現實,何必掙扎」。佔領運動卻成轉捩點,父母口裏嘮叨,心裏始終擔心兒子安全,嘗試理解,「至少佢哋開始明白『假普選』有乜問題,香港人都一樣,需要契機」。

視頻
佔領一周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