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馬之鳴驚醒國 「李一哲」大字報批判中共極左 引國人反思文革造神
12-06-2016

【明報專訊】1974年11月10日,以「李一哲」署名、寫在67張白報紙上的大字報「關於社會主義民主與法制」,鋪天蓋地張貼在廣州鬧市北京路街頭,一石激起千重浪,在全國引起極大反響。大字報批判「林彪體系」,矛頭卻直指中共建政以來極左路線踐踏民主法制的種種弊端,也引發人們對文革「造神運動」中民主法制蕩然無存的反思。在文革50周年之際,「李一哲」成員李正天、陳一陽,以至遠在美國的王希哲3人,談起往事均無怨無悔;陳一陽甚至在平反30周年時,寫了一篇新「大字報」——「試看如何夢成真:關於實現社會主義民主與法制」。

明報記者 劉利 廣州報道

「李一哲」成員其實有4人,分別是李正天、陳一陽、王希哲及郭鴻志。當年李正天在廣州美院工作,王希哲是水產製品廠工人,陳一陽則在鄉下務農,而郭鴻志是廣東省人民廣播電台幹部。他們的相識相知與共同的信念,和在文革遭遇不無關係。

現年74歲、穿着亡妻設計長袍的李正天憶述,他在文革早期結識王希哲,1973年11月的一天兩人在巴士上重遇,交談下對彼此理念及對文革中法制名存實亡感同身受,商議將觀點寫出來,於是合寫了大字報初稿。王希哲將油印的初稿寄給在粵東紫金縣落鄉務農的廣州17中同學陳一陽,陳對此高度評價,事隔多年,69歲的陳一陽說,「我當時對他們說,如果文革開始時毛澤東那份大字報是『北京公社宣言』,那麼這篇初稿就是『廣州公社宣言』。」

醫國後街定稿織醫國夢

1974年初,全國展開「批林批孔」運動,陳一陽回穗度假,王希哲邀他共組「李一哲」,這才認識了李正天與郭鴻志。陳一陽記得王希哲介紹時說,老郭是真正的「布爾什維克」(俄文,意指共產黨員)。當時他們曾想透過各種管道將文章呈給中央,但未到北京就給截下,於是才改以大字報方式公之於眾,並曾貼出過「廣東怎麼辦?」等一系列轟動一時的大字報。同年8、9月間,幾個人一直在郭鴻志位於醫國後街的電台宿舍討論定稿,街名恰恰也與他們「醫國」的情懷不謀而合,陳一陽後來還寫下了「醫國樓頭醫國夢」的詩句。

王希哲預備坐穿牢底

「就在老郭家,我問小王,」陳一陽今時今日仍這樣稱呼已經68歲的王希哲,「這事(貼大字報)非常大,要做好充分思想準備。小王當時就說了一句讓我刻骨銘心的話,他說『布蘭基(Louis Auguste Blanqui,法國空想社會主義者)坐了38年牢,我準備坐39年』,我說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11月7日,大字報定稿,他們又加上了「獻給毛主席和四屆人大」的副題,全文2.6萬字,其中序言就佔1.3萬字。11月10日晚,經10多人抄寫,多達67張白報紙的「關於社會主義民主與法制」就張貼在北京路鬧市,「李一哲」的政治宣言也公告天下。

當局指「打着紅旗反紅旗」 4人下獄

「李一哲」大字報藉批判林彪集團破壞民主與法制(見表)、以極左形式大搞封建法西斯主義,不點名指出江青一伙「反復辟」的罪行,被當局指是「打着紅旗反紅旗」的典型。而李正天和陳一陽也遭到多達百場的批鬥,隨後李正天被「發配」到粵北韶關石人嶂鎢礦山勞動,陳一陽則被送去了九佛農場改造。1976年粉碎「四人幫」後,兩人的噩運不僅未結束,連同王希哲和郭鴻志也一起被打成「反革命集團」,關進監獄,直到1978年12月31日才獲釋。

為大字報自豪﹕由盲從走向自覺

不過,陳一陽至今仍自豪地認為大字報是「標誌性事件」,是從盲從走向自覺的過程,「研究文革史,離不開我們」。李正天也說,通過大字報,民主與法制從此深入人心。流亡美國的王希哲則認為,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社會主義民主與法制」被中共採納為國策。但也因此李一哲被當作反文革的「右派」,王希哲說,其實他們並不是反文革,只是主張「在社會主義民主與法制」軌道上進行文革。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