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談節錄
28-09-2015

【明報專訊】佔領是「政變」?

馬﹕公民抗命其實就係政變,如果我哋用武力或者犯法行為,去推翻合法合憲的決定,我覺得這個就是政變了。

任﹕香港人嘗試爭取的,都是於中英聯合聲明或是基本法保證我們應有的權利,所以香港人不是在發起政變,是在「維憲」,8‧31才是在扭曲憲法,所謂不根據基本法就是「政變」,那8‧31就是政變。

佔領後社會激進了?

馬﹕社會激進了,激進的包括一批建制派團體,這批人較「熱血」、「單純」,會較易激動,不如另邊廂支持佔領的大學生團體,學歷及理論基礎也較高。

任﹕不認同社會「激進了」,爭取民主的人只是立場硬了,79天佔領運動,無人燒車、無人擲石頭,激進了什麼?

佔領有外國勢力介入?

馬﹕有人曾撰文指佔領是有美國於背後支持,而美國於擴充人權的外交政策中,不時會透過非牟利機構,如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和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向外國提供有關支援。

任﹕我相信有外國勢力,但都只在幫助中央,香港人完全被外國勢力出賣,於政改問題上,不同西方國家於外交層面上都很「着迹」地只游說民主派「袋住先」。

違法就是無法治精神?

馬﹕法治精神中守法好重要,不會人人都喜歡法律,法律是讓不喜歡法律的人遵守,即使覺得是惡法,都要用正常途徑更改,不可以用非法手段更改法律。

任﹕守法不一定就是維護法治精神,但守法不是完全與法治無關,法律應用以保護人民,不讓當權者橫行無忌,這才是法治精神。

明日預告

去年今天佔領運動爆發,今日政府總部會有集會。過去一年不少人都覺得學生要檢討反思,社民連梁國雄認為,本土派也要檢討「點解勇武唔到」。詳情留意明日報道。

視頻
佔領一周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