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入廣場 30人窄道與警對峙10小時
26-09-2015

【明報專訊】最後,有61人於公民廣場堅持至翌日中午被捕,除了場外有逾千人守候,原來有30多人曾設法衝入「公民廣場」不果,於通道與警察對峙10小時。

學生發起罷課後,80後社工王素雯多日來有到現場支持學生,9月26日待至晚上10時左右,她坐於添美道立法會入口旁,突然有大批人往立法會入口推進,學民黃之鋒在台上大叫﹕「大家同我哋一齊,進入公民廣場!」她當時未意識發生什麼事,「跟住啲人衝去個入口,但入到去已有幾個警察攔住」。

挽路人手抗警 感決心相近

王的同伴鄧皓文同是社工,當時反應不及,眼見幾名警察拿出胡椒噴霧,未聽到警告,前面就有6、7名示威者「中椒」倒地,「我人生中第一次走得咁近,原來胡椒噴霧係咁嘅味」。雙方衝突10分鐘,其後警方增援,於通道築成多重人牆,阻止示威者向「公民廣場」前進,示威者避免再生衝突,手挽手坐於警察腳旁,要求放行,混亂雖停止,但氣氛依然緊張。

王素雯憶述,大家坐下後,交流所得到的資訊,商討應否離開,「有啲話要精神支援公民廣場,有人話可以分散警力,有人覺得人唔多,都阻止唔到警察」,討論中發現各有背景,當警察苦口婆心力勸他們離去,有學生就反向警察大開公民教室議論政事,有社運人士逐一向留守者解釋被捕風險,又有護士嘗試向外面的市民取物資,以紙皮築臨時洗手間,亦有多名外國記者通宵留守。

做社工就是想幫人

留守者的決心原來很接近,衝入公民廣場,無非想跟政府對話。王素雯說,「我本身係畀人迫入嚟,但我𠵱家知道係政府逼我入嚟」,其實,未有當晚的行動,她倆已有佔中的準備,王表示,做社工就是想幫助人,但多年來都無辦法為所服務的街坊解決最基本的住屋問題,「佢哋以為搵到社工就有辦法,我都會幫佢哋寫信,其實我係乜都做唔到」。

王每次帶街坊到立法會公聽會表達訴求,路經封閉的「公民廣場」都會很氣憤,「點解唔畀我哋入」,所以當刻聽到要衝入「公民廣場」時,她沒有一絲猶豫,「我唔知我有咩可以做,參與咗未必可以改變到啲咩,但至少我要發聲」。

行動無猶豫 「至少要發聲」

不止他們30人,9月26日那一夜,很多市民都來到金鐘陪伴學生,翌日早上7時,10多名警察以長盾和胡椒噴霧驅趕通道的示威者,鄧皓文說,那一刻覺得他們要堅守的事,好像一下子被打碎,淚滿盈眶時,她見到外面的人海,一年後回想起,依然感動,「嗰晚有掙扎過,但嗰刻覺得走,已經唔係一個人嘅事,見到佢哋係好溫暖,知道我並唔孤單」。

視頻
佔領一周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