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交所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巴曙松:港人幣優勢將淡化 須擴產品種類
17-03-2016

【明報專訊】系列報道引言

主導國家未來5年發展的《十三五規劃綱要》剛在昨天獲通過。十三五規劃提出中國要擴大金融業雙向開放,並以創新作為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隨着內地進一步開放資本帳會面對怎樣的挑戰?香港近年才急起直追的科研產業,又可以怎樣配合內地的發展一同開拓全球市場?這些都是香港刻下值得深入探討的問題。

《明報》下周一將會舉行「香港新機會——十三五規劃的挑戰」高峰論壇,邀請政商領袖就以上問題發表意見。未來5天,《明報》會刊登系列報道,從金融、商貿、專業服務、初創企業及醫療科研等5方面,看清楚箇中的機遇與挑戰。

「十三五規劃」提出的目標是至2020年,中國將有序實現人民幣資本專案可兌換。身兼國家十三五規劃專家委員會委員的港交所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巴曙松,接受本報訪問時說,隨着人民幣國際化的不斷深化,香港作為首個離岸人民幣中心的優勢確可能會有一些淡化。所以他認為,香港需要設計多元化的人民幣計價產品,以及加強對多樣化的人民幣產品的定價能力。

內地先後設立上海、廣東、天津、福建四大自貿區,巴曙松指出,自貿區目前是試行資本專案可兌換,且是限額內的資本項目可兌換,這對於香港離岸人民幣業務可能會形成一定的影響。但是從離岸市場看,香港依然是最為重要的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內地自貿區試行的資本項目更大程度的可兌換,會帶來更大的全球範圍內對人民幣的需求,形成人民幣國際化的新動力,這些新增的人民幣需求也會有相當部分集聚在香港市場。

離岸債券市場 年均增速超過60%

香港一直是與內地人民幣跨境計算量最大的地區,以離岸人民幣存款來看,2015年12月末香港人民幣存款達到8511.1億元,2004至2015年的存款數額年化增長率達到58.1%。除了離岸人民幣市場,離岸債券市場的發展也較為迅速,近兩年的年均增速超過60%。

香港簡單套利活動將直接受打擊

自貿區資本項目可兌換的試行,會增加人民幣國際業務的總規模,香港要從中獲益,取決於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在集聚這些人民幣業務新需求的能力,這包括設計多元化的人民幣計價產品,以及對多樣化的人民幣產品的定價能力等。

巴曙松又說,以更長的時間來看,到十三五末期,內地如果基本實現資本帳戶的開放,那麼,在香港離岸市場上,一些簡單的離岸和在岸市場之間的套利交易活動會直接受到衝擊。但是,與此同時,新增的金融需求更大。例如投資需求將通過離岸人民幣中心進行全球化配置,離岸市場與在岸市場的聯繫會更為緊密。隨着人民幣在國際貿易中的不斷使用,香港更有機會成為境外人民幣的樞紐,構建一個活躍的人民幣產品的生態圈。

另外,從滬港通等的探索看,即使人民幣完全實現了資本項目的可兌換,香港同時熟悉國際市場和內地市場的優勢依然具有很大的發展機會,一些不願意改變交易習慣的投資者,依然會通過香港對內地進行投資。香港作為離岸人民幣業務的樞紐,也有可能吸引其他國家和地區的人民幣業務。

加入SDR 央行對人幣產品需求將大增

他又說﹕「隨中國經濟開始愈來愈走向全球化,愈來愈多的企業和居民到海外投資,香港金融體系在繼續為國際資本投資中國市場提供專業服務的同時,還獲得了一個新的發展動力,就是內地的資本進行國際投資的需求。」

巴曙松又提到,隨着人民幣加入SDR,各國央行和一些機構投資者對人民幣資產的需求將大幅增加,但目前香港似乎並不具備特殊的優勢來滿足這些新增的需求。當人民幣可兌換程度提高、融資管道也將更為便捷,不少離岸業務可以在岸進行。但香港只要不斷提升把握新機會的能力,就完全有能力繼續保持領先的離岸人民幣中心地位,並成為重要的離岸人民幣樞紐。

(系列五之一)

明報編輯部

明報記者 陳子凌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