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一一兩岸:由深珠通道看大灣區跨境環保
2019-06-10
現有和計劃在建的珠江口大型通道,除深珠通道之外已有8條(圖示),再多建一條跨海跨江通道是否必要?(作者提供)

【明報文章】港珠澳大橋開通逾半年,已成為粵港澳大灣區互聯互通的重要組成,甚至被譽為「新世界七大奇蹟之一」。但深中通道已經動工,跨海大橋將在伶仃洋北部連接深圳和中山;更甚的是,深圳和珠海又開始「珠胎暗結」,想要提出多一條連接深圳珠海的跨海大橋「深珠通道」,走線更貼近中華白海豚保護區!到底珠三角內的交通需要,真有凌駕一切的必要嗎?

遙想當年,港珠澳大橋從規劃到正式通車,歷經籌備6年、建設9年,共15年,受到的爭議和質疑頗多。當時本港的環保團體就對大橋的環境影響提出了強烈質疑:港珠澳大橋橫穿珠江口中華白海豚國家級保護區(包括核心區),佔用白海豚的棲息地,施工期間產生的噪音、泥沙,大橋運營期間的噪音等等都會對白海豚造成影響。雖然最後橫穿保護區既成事實,但是環團和專家們的發聲,還是成功促使建設方優化大橋設計方案。

深珠通道個案研究

但是,由於港珠澳大橋雙Y變單Y,原本大橋連通珠江口西岸的珠海、澳門和東岸的香港、深圳,變為只連接香港。就為着這點,一條連接深圳珠海的跨海大橋「深珠通道」在近期《珠海市幹線路網規劃》、《深圳對外通道佈局規劃研究(印發稿)》中都有提及。

多建幾條跨海通道,增加東西兩岸連接,從便利交通的角度看,對於粵港澳大灣區灣民來說或許不抗拒。然而,我們真的需要那麼多通道嗎?除了深圳和珠海,其他城市的利益是否考慮到?這次沒有了香港的環保團體,還有人會為中華白海豚和自然發聲嗎?

還是有的。

CECA以跟進大灣區各城市規劃、分析相關大型工程環評為核心工作,很早就聽聞這深珠通道的提議。我作為關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和中華白海豚保護的熱心灣民,去年底響應同事的號召,接下了深珠通道的個案研究。

根據新聞上披露的信息,深珠通道初步規劃選址起於深圳前海,對接廣深沿江高速和南坪快線,跨越伶仃洋至珠海唐家北邊界,途經中山五桂山、珠海斗門蓮洲,向西延伸至珠海高欄港和江門台山及粵西。它還計劃以淇澳島和內伶仃島作為橋隧轉換點,省掉了類似港珠澳大橋東西人工島的工程。然而經過我們的研究,這一規劃方案問題多多:

作為橋隧轉換點的淇澳島、內伶仃島,均為自然保護區,內伶仃島更屬國家級的自然保護區,島上生態系統完整,住着灣區特色的珍稀動物,如獼猴、蟒蛇等。如果真用來建橋隧轉換點,對兩島的生態將帶來不可逆的影響!除此之外,橫穿伶仃洋的通道和珠江口中華白海豚國家級保護區,最近距離不到3公里,無論是施工期還是通車運營,都無可避免會對保護區造成影響。涉海工程對中華白海豚的影響,香港人早就深入討論過,此處不再贅言。

過多跨海跨江通道 影響通航能力

根據廣東省政府2006年起籌劃的《關於印發廣東省綜合運輸體系「十一五」規劃的通知》,擁有和計劃在建的珠江口大型通道已有8條,分別是港珠澳大橋、深中通道、深(圳)茂(名)鐵路、虎門大橋、虎門二橋、蓮花山通道、獅子洋隧道以及黃埔大橋。各個通道之間的間距約在10至36公里,有效連接香港、珠海、澳門、深圳、中山、東莞、江門乃至茂名,我們是否有必要再多建一條深珠通道?

過多的跨海跨江通道,將影響珠三角上游城市的水運通航能力。早在深中通道規劃時,廣州就汲取了虎門大橋的經驗,力爭深中通道能採取全隧方案。

1997年虎門大橋通車,通航淨高60米,這已是當時全國之最,預計至少能符合未來50年航運需要;然而約4年後卻發現載重10萬噸以上的集裝箱船無法通過,廣州不得不在虎門大橋以南重新選址,建了南沙港。

如今,要在南沙港的南邊再建一條深中通道,無疑是在珠江口上又加了一道門。出於安全和成本等的考慮,深中通道最後還是選擇了西橋東隧的方案。汲取教訓後它的通航淨高將提升至76.5米。然而航運技術一日千里,研發中最新型3萬TEU集裝箱船空載時水線以上高度已可達74.8米,加上航運必須預留兩米後備高度,即深中通道已可能限制南沙港未來航運的最大值。規劃近15年的深中通道尚且出現如此問題,倉卒上馬的深珠通道,未來可能造成更大不利。

後記

過去,珠三角各市、各持份者一直處於各說各話的狀態,缺乏一體化發展的視角。粵港澳大灣區的提出,就是為了解決這種由於歷史、體制遺留下來的問題,讓灣區各地發展不再是一場零和博弈,避免灣區內耗。《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明確提出「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充分發揮各地區比較優勢」,追求「多贏」的未來發展。當然,我們希望多贏不僅存在於城與城之間、人和人之間,也存在於人和自然之間。

珠三角經過多年發展,區域發展空間面臨瓶頸,生態環境壓力緊逼紅線。我們過去的經濟騰飛都是基於犧牲生態資源,其後果我們已經感受到了:城市熱島效應、垃圾圍城、氣候異常、水質污染等等。

深珠通道的問題正是典型的跨境環保問題,看起來跟香港無關,實則很應該一起來關注。若我們依然忽視生態保護,誰能確定生態環境還能支持人類走多遠?

作者簡介:CECA義工,關注環境保護議題,粵港澳大灣區灣民,常住深圳、廣州,熱愛小動物

[文.Luming Tan/編輯.彭月/電郵.mpcentury@mingpao.com]

粵港澳大灣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