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四探城市:離港別井 機遇在何方?
2019-03-07

【明報文章】10年前我曾經在澳門大學兼職教書,教廣告心理學。找我去的是念研究院時的師兄,多年不見,原來他去了澳門發展,他說澳門很缺人,香港當時只有兩家大學有心理系,機會已經飽和了。

有幾個學期,我每個禮拜六起牀就過大海,上完課又趕船回上環。第一個學期教完,有幾個學生私底下跟我說,對廣告行業很有興趣才來修這一門課,但澳門本地廣告市場太小沒機會,只有地產廣告;畢業生去香港沒人請,要不去外國繼續念,否則留在澳門還不如去做荷官。我無言以對,只有鼓勵他們出去闖闖。

念一個課程、一個學位,就有一條發展道路可以依循,應該是很多學生的願望,卻未免太天真了。我念的是心理學,論文題目叫「在虛擬環境認路時視覺信息的作用」,翻譯做人話即是「打機時在立體迷宮裏為什麼會轉錯彎」,我自己當然覺得很浪漫,但其實偏門到不得了。同學們很多去做教育做臨牀心理輔導,我想去做和我論文相關的「用戶體驗設計」,但找遍全港就只有寥寥幾個職位空缺。做過幾間本地軟件公司網站公司,不是叫我直接寫程式代碼,就是寫計劃書。我不是不能寫,但這些真的和用戶體驗關係不大。老闆們不這麼看,常常教我「做生意就是這樣」,我只覺得彼此都在說服對方是浪費時間,乾脆裸辭,換來大半年無收入加被迫轉行。這種偏門的工作太難找了。

香港 難容「偏門」行業

25歲的我十分迷茫,首次清楚意識到原來香港並不是「乜都有」:市場不夠大,有些工種沒有就是沒有。在iPhone出來之前,「用戶體驗」這4個字在民間並不流行。不止不流行,簡直是偏門中的偏門:同樣是做互聯網,我去規劃科技產品如何變得更易用,但IT人認為我不懂後台原理不會寫代碼,設計師覺得我沒有品味不會Photoshop,總之話不投機。

幸好香港是個國際都會,我認識了一些同行的鬼佬前輩,最神奇的,居然是這些鬼佬帶我去大陸交流。大陸市場大、分工細,起步慢但學習快,我在香港都找不到可以交流的同行,在北京上海一大堆。既然覺得發展有限,我開始找機會去美國去台灣。沒有考慮去大陸,是因為薪水太低;有想過創業,但又沒有錢。如果不是外資互聯網公司剛好有空缺在香港撈了我回去,我應該從此與這一行分別。當時完全沒有想過,幾年之後老闆會拉了我去大陸,更沒有想過竟然不是北京上海,而是深圳。

清華經管學院與LinkedIn合作,日前發表《粵港澳大灣區數字經濟與人才發展研究報告》,其中統計了大灣區的人才流動情况。從國內其他地方流入深圳市的高學歷人才與數字人才,人數超過流出深圳市的兩倍;雖然有人才淨流出至杭州,但就特別吸引人才從北京和武漢流入。深圳在爭奪全國高學歷和數字人才方面相當成功,這有賴於高科技產業的蓬勃發展。那到底深圳的高科技產業是如何崛起的?

深圳市前副市長張思平認為,深圳科技業靠的是制度多於產業政策。他在去年底一個峰會主題演講中,形容過往扶持國企在深圳發展高科技是「有心栽花花不開」:深圳市政府1980年代開始曾主力投資電子信息產業、顯像管技術、汽車產業等,但不是脫離市場所需就是效果甚微,統統做不起來。他認為後來能成功的根本原因,是對國企的改革。

從2003年起,深圳的國企通過員工持股、改制等手段改為混合所有制,同時陸續退出了競爭性強的行業,退守基礎建設與公共服務,民營企業才遍地開花,因應市場需求優勝劣汰,不斷升級,最終出現了世界知名的華為、騰訊、比亞迪和大疆等。相比於國企,民企產權清晰、激勵制度明確、敢於冒險、決策高效,對市場需求反應較快;國企要自己來,還不如放手讓民企競爭。如今在深圳一萬多家的高科技企業當中,國企比重已降至不足10%。你可能會問:這不就類似香港人最熟悉的「大市場、小政府」嗎?有什麼特別呢?

小步快跑 不斷進化升級

特別就是在於:其他城市大都不是這樣。我們看深圳,總是覺得深圳仍是「很大陸」,很多方面不如香港;但其他省份的年輕人來到深圳,卻看出跟自己老家的分別:政府比老家更有效率,大部分人都是講普通話的外來人口,「貴族」不多,辦事講規矩就可以,大不了講錢,至少不必像其他城市老要拼爹比後台。深圳不必跟香港一樣,只要制度比起內陸城市相對公平開放,就可以滋生出更具競爭力的企業;甚至可以擋在香港前面,吸收來自全國其他省份的人才,更不用說各種吸引人才落戶發展的優惠了。

我在深圳的工作,經歷過很多App的設計,上線第一版恍如粗糙地模仿外國產品,不求完美但求能用。但沒關係,只要你推出,用戶馬上就會有反饋,要改的話一兩星期就可以上第二版。任職美國公司時,是沒有可能這樣「亂來」,再調動很多資源「補鑊」的;而在深圳的公司,這根本不叫「鑊」,這叫「小步快跑」。很多人聽到這個做法,只看到一切以山寨開始,卻看不到它的精髓其實是山寨之後,依據用戶反饋的不斷進化和迭代。當然,如果中途停下,就只會剩下爛尾的產品;但如果有足夠資源不停優化,產品就會不斷升級,企業的經驗也會愈來愈豐富。這個做法在內地十分普遍,但在深圳這個奉「效率就是生命」的城市就發揮得更加極致。企業習慣持續地快速回應市場需求,整個行業自然就會不斷升級。

政府現在鼓勵年輕人到大灣區就業創業,香港青年協會的研究指六成港青願意到大灣區考察或實習,但就只有五成人願意到大灣區創業,三成人願意長駐工作。我認為重點其實不是港青願不願意,而是怎樣的職位才會聘請港青呢?如果你剛畢業,你願意拿比香港低一截的薪水嗎?就算你願意拿,僱主願意請你嗎?

清華經管學院與LinkedIn合作的報告,也有列出大灣區最渴市的十大技能,其中有公共演講、社交媒體、活動策劃、社交媒體營銷、事件管理、諮詢6項,都十分講求接地氣。舉社交媒體營銷為例,除非你是幫大灣區的企業走出國際,否則你要問問自己,會用地道的大陸腔寫微信公眾號那些圖文並茂的文章嗎?如果不會,沒關係,那有沒有信心學得來?

擁抱大灣區前……

在香港看深圳,創業十分興盛;深圳行內人卻表示找投資愈來愈難了。有大陸朋友在深圳創業,堅持了兩三年都賺不了大錢,去年改了方向,改為跟政策走找機會,他告訴我很多同行都倒了,但留得下來的應該可以更踏實。有前下屬去了別人的初創公司,跟我埋怨去年開始很難招人,經濟下行,求職者都只想求穩定去大公司;現在一些求職網站,甚至會特別註明讓求職者選擇是否接受初創公司的職缺——這也是回應市場需求,可見初創公司已不如之前受求職者歡迎。

政府宣傳大灣區機會處處,我不否認,但落到個人層面,每個人首先應該想想是否適合自己。我指的並非政治氣氛,而是考慮你的發展方向。政府投資大灣區發展,其實意味着將與其他城市分工。你有興趣的工種,以後可能變得更偏門,就像「用戶體驗設計」在香港成長有限,「廣告業」在澳門機會不多——並非不能做,但行頭太窄,初入行的很難得到足夠強度的訓練去「升呢」。如果你的興趣剛好是香港的優勢,那很好,期待你留港建港;但如果你像我25歲時看到自己留守在家發展會有局限,你應該考慮趁年輕出去闖闖再回家,可以是大灣區,但目光也可以看得更遠去其他地方。

(原題:離港別井 深圳系列之四)

作者簡介:Causeway boy,港島出生長大,曾為跨境互聯網勞工,現為餐飲業打雜,長駐台灣桃園。奉八卦、股票與飲食為香港人必修科。

[文.淮山/編輯.彭月/電郵.mpcentury@mingpao.com]

粵港澳大灣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