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佔領期間欠中間人斡旋
21-09-2015

訪問當日,佔中三子戴耀廷由中環大會堂步行至金鐘立法會,他說,途經特首辦、夏慤道、海富橋底,一直到昔日的連儂牆,腦海都會閃起佔領時期的影像。「又不會說是很懷緬,而是一個幾深的經歷,成為我核心的記憶,至於它會如何帶動我走之後的路,目前難以去說明,但一定會有影響。」

戴耀廷說,在佔領學到爭取民主運動,一定要以民主的方式去推動。他表示,會繼續推動商討日和廣場投票。至於會否再牽頭搞抗爭,他說,由一開始就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帶頭人,「在整個過程中,我盡力發揮一種連繫者的角色,把各團體連在一起」。佔領過後,傘後團體遍地開花,戴耀廷說,未來民主運動就是思考如何把這些改革力量重新連結,編織強大的民主網絡。

被問起運動時個人有什麼不足,他說,自己本身是在大學教書的人,參與社運的經驗不足夠,「我想這是好定壞,好難說,壞的地方是處理直接行動時,我根本沒有技巧或能力掌控。」但戴說,自己把商討日、民間公投,以及「和理非非」的公民抗命帶入社運,是為佔領運動打下穩固基礎。

佔領運動沒法取得實質成果,當時有什麼人是可以扭轉運動結果?戴耀廷說「關鍵人物是特首(梁振英)。整件事上,北京對香港問題的掌握判斷,某程度上會受到特首的影響。如果換了不是梁振英,我相信處理會不同」。他說,香港當時缺少一個中間人與北京斡旋,而特首理應扮演這角色。

戴耀廷說,在佔領時期自己一直在鎂光燈下,每次在台上發言時都會人頭湧湧,相信不少人都渴望可站在他的位置,「我講話完,會有很多義工幫手,幫我走回佔中的帳篷。當時我是很多人的焦點……但對我而言是幾痛苦的經歷。現在不用再站上台話說、周圍不會再有人擁著你,可以好輕鬆一個人行走。」

明報記者:楊康琪

 

視頻
佔領一周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