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運後兩個月調查 佔領後遺 兩成青年抑鬱
03-10-2015

【明報專訊】佔領運動掀起政治衝突,社會撕裂成「黃藍」對立陣營,警棍、胡椒噴霧和催淚彈傷了佔領者的身體,也勾起長者對六七暴動的不安回憶,罵戰與躁動更傷了不少人的心。有大學調查訪問逾1200名市民,結果發現,佔領完結兩個月後,仍有近半數受訪者稱感焦慮,有一成半人抑鬱,其中以年輕人比例最高。心理學家表示,負面情緒屬短期現象,若至今仍因佔領而失眠或影響日常生活,應尋求專業協助。

中老年組 抑鬱比例最低

教育學院心理學系在今年2月委託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以隨機電話方式訪問1208人,了解佔領對其影響。其中一部分由受訪者回答多項主觀感受的問題,自評情緒,以評估其焦慮及抑鬱感程度。結果發現,若與佔領行動前的情緒相比,47.35%受訪者在受訪時被評為中度或嚴重焦慮;有14.4%人被評為中度或嚴重抑鬱。當中以18至24歲群組的焦慮或抑鬱感比例最高,有59.69%被評為中度或嚴重焦慮,22.48%被評為中度或嚴重抑鬱,而55至64歲群組有以上出現焦慮及抑鬱比例最低(見表)。

負責上述研究的教育學院心理研究學系助理教授侯維佳表示,調查在佔領運動後兩個月進行,受訪港人仍覺得有負面情緒,比例算是高。年輕群組最多人焦慮或抑鬱,相信是因較多年輕人參與佔領;他計劃日後再做同類調查,分析佔領的心理創傷持續時間。

紅十字會在佔領期間設立心理輔導熱線,維持兩周,接獲439個求助電話,當中135宗轉介至心理學會的義務心理學家跟進,有12人需更長期的輔導轉介。連同紅十字會在佔領現場的心理輔導站,共服務了622宗個案。

心理學會臨牀心理學組危急事故小組召集人胡潔瑩分析,該135宗求助中,八成是18至59歲,15%是佔領者,另2%是有受傷的佔領者,15%來自佔領者親友,3%來自警察親友。求助者中,七成人感焦慮或擔心,失眠及憤怒各佔四成,亦有21%會發噩夢、害怕或食欲下降。

一年已過 仍失眠 「已響警號」

該學會分析,逾六成求助者表示對佔領新聞感困擾,兩成半人對政治立場感困擾,亦有5%表示佔領引發其過去的創傷經驗。

胡潔瑩表示,佔領運動有別於典型牽涉人命傷亡的災難事件,但確實有部分人曾近距離經歷暴力。這些人大多在運動過後會回復平靜,小部分本身有精神健康疾病的人,有可能受事件引發病情。她說,若一年後,仍因佔領睡不着或影響日常生活,「已經是響起警號」,應找社工或心理學家等專業人士求助。

紅十字會臨牀心理學家張依勵說,佔領時接獲的求助當中,曾有長者看到催淚彈後,勾起六七暴動回憶感到不安,亦有家長擔心佔領的子女安危;不少個案則是受情侶、朋友間的立場分歧而困擾。她說,本港大型政治衝突不多,大部分人或在事發時睡不好、疲累或煩躁,但只屬短期現象,一般會建議他們暫時遠離有關佔領事件的資訊,讓自己冷靜。一年過後仍想起佔領的回憶亦屬正常,若沒有影響生活,也毋須太擔心。

明報記者 梁杏怡

(全系列完)

視頻
佔領一周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