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盡散 中老年鳩嗚停不了
02-10-2015

【明報專訊】去年11月旺角佔領區被清場後,有支持佔領的市民以響應特首梁振英「支援商舖」的呼籲為名,不時在旺角發起鳩嗚(即購物,普通話讀音的粵語諧音)行動,高舉黃傘、標語游走彌敦道一帶,與警方「打游擊」。一年過去,今日的鳩嗚團聲勢已不復當初,在旁人眼中更可能有點變質,但團友稱:「事實上(鳩嗚形式)真係改變咗,但理念上係無變!」

明報記者 梁煥敏 陳顥之

聲勢減 形式變 理念不變

9月19日,星期六下午4時,旺角西洋菜南街。個子不高,架着眼鏡,頭髮花白,58歲的楊先生開着擴音器,旁邊放着數把黃傘,熟練地道出一段一段新聞熱話,其間有男士經過上前欲爭論,數名鳩嗚同路人見狀聲援,令對方「無癮」離開。楊先生解釋:「我哋唔係君子嘛,(遇到反對)我哋唔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已半退休的他,每星期總有數天站在這裏演說到深晚才離開。

佔旺最後一日,一名10多歲、手持雨傘、手臂套上浮板站在前排的佔領者曾對記者說過:「今日是佔領最後一天了,撐住。」但原來堅持最久的,是一班中老年人。楊先生說﹕「我日日都憤怒,所以日日都宣傳(佔領)。」

老伯夜夜演說 fb寫日誌

另一核心團友是吳伯,今年79歲,退休後成為鳩嗚常客。吳伯稱,每當有重大的社會議事或有團友被捕,他都會跟隨鳩嗚團友去聲援,如何從黃大仙的家乘車到政府總部、立法會、警署,這年來,他熟悉了不少。每日鳩嗚後,吳伯還會在facebook記錄當日情况,記者看過他的日誌,他由宣布佔領當日,已隨大台到佔領區留守,每晚在旺角長沙街附近席地而睡,天氣冷了,在區內行着坐着過每一夜。除了佔旺最後一夜,金鐘、銅鑼灣佔領的最後一日,他也特意到佔領區「坐定定」等被捕。

鳩嗚已300日,吳伯仍差不多每日到旺角舉傘,比後生仔上班更忙,「無理由唔支持㗎,呢個為所有香港人幸福,係好㗎嘛……我幾十歲,會唔會拉?會唔會受傷?有啲擔心,現在唔會(擔心)喇,唔會擔心,我好捱得㗎,我可以企足12個鐘頭唔使坐都得嘅……」

去年11月,佔旺剛結束,有不少年輕示威者在旺角一帶「鳩嗚」,大班人時而走到馬路聲稱要「執散紙」,時而走到花園街潮聯小巴站抗議、指罵,亦有時站在百老匯戲院附近,大唱「日日去鳩嗚 我謝絕你監管……」的高登二次創作歌曲,亦有試過聲稱要走到尖沙嘴鳩嗚,打游擊與警方鬥了一夜。

一切來得快、去得快,轉眼間,就靜了下來,由當時數百人,餘下現時的數十名中老年人。「我哋唔使返工、唔使返學,晚晚出嚟,我哋夠長命出嚟。」吳伯笑笑口說。

在吳伯旁邊的鳩嗚核心錢女士說:「現在餘下的鳩嗚團友有60%至70%退休人士,估計死硬派係200人左右……講真,有啲後生嘅,畀警察『𢭃』得多,驚咗呀!又查又搜袋,佢哋真係驚咗。唔再出嚟。有啲勇武啲嘅認為我哋齋企無用……佢哋唔贊同我哋嘅做法……」

退出學生表欣賞:時機適當再上街

參與佔領行動足79日的林同學佔旺剛清場後曾返旺角鳩嗚,但過了一星期,覺得大勢已去而放棄。「當時為尋求出路,但發現唔多work,係時候要停,(鳩嗚)同佔領不同,我哋當時尋求籌碼,之後都無用」,但他欣賞鳩嗚團友的決心,「可能有一日可時勢造英雄,搵到行動出口!」他覺得只要適當時機,年輕人必會再次上街表達心聲。

「毋須人多 精神不滅便可」

好多人可能認為鳩嗚團只是一群人站着叫着,未能影響大局。但團友認為有另一種意義。楊先生說:「呢個(鳩嗚)運動,太多人又唔需要嘅,只係延續個精神,不滅就得㗎啦!」錢女士說:「退下火線就唔會啦,除非真係爭取到一個真普選啦!或無能力再行……街頭抗爭要繼續,無期限。」

鳩嗚團友訪問

http://code.mingpao.com?1754

視頻
佔領一周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