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恩國任建峰對談 同意佔領未損法治 「公民抗命就係政變」 「8.31違憲才是政變」
28-09-2015

【明報專訊】雨傘運動的人海雖散去,對於公民抗命是對是錯的討論仍沒完沒了,來自法律界的大律師馬恩國和律師任建峰,佔領時的政見南轅北轍,一年過後,難得共識是佔領未有損害香港法治,但對佔領者和人大的責任爭持不休,馬認為凡以違法方式挑戰中央權力,如同「政變」,任則反駁,8‧31框架「違憲」,人大常委才是發起「政變」。

明報記者 李詠珊 黃振豪

佔領者79天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佔用金鐘、銅鑼灣和旺角的交通樞紐,參與者觸犯《公安條例》,人數之多亦構成非法集會。律政司長袁國強曾於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致辭稱,佔領對法治明顯帶來衝擊,惟當時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回應指民眾須守法,但強調法治概念遠遠超出「守法」。

任:佔領彰法治 馬:違法抗爭衝擊法治

佔領一周年,《明報》邀請民建聯馬恩國與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一起談論法治。任建峰認為,佔領不單沒有損害香港法治,反是在「彰顯」法治,「有警察執法,有人被拘捕、被審判,有人無罪釋放,整個過程很順暢」,他指守法不會與法治無關,但法治精神不止是守法。

身兼監警會委員的馬恩國則認為,法律除了用以制裁犯法者,亦用以防止罪惡發生,「不會人人喜歡法律,法律是讓不喜歡法律的人遵守,至於有人認為是惡法,就要用正常途徑去改,不可以非法手段更改法律」。不過,他與任難得有共識,認同佔領後道路有開通, 事件沒令法治受損,但肯定已受衝擊,不論什麼理由,都不應違法抗爭。

「老實說,一件事爭取了30年,用了既理性又合法的方法,都得不到任何東西,只可以公民抗命。」任建峰認為,香港人已用盡一切方法爭取民主,才逼不得已,以違法中最和平的方式抗爭。

馬:挑戰中央屬政變 任:港人是維憲

馬恩國卻不認同,更稱香港人現在所享有的權利和政制發展已比港英時期進步,形容公民抗命只是將「政變合理化」,「如果我們以武力或犯法行為去推翻一個合法合憲的決定,就是政變」。被問及若有原居民走出元朗大馬路,阻擋輕鐵以要求修改基本法加建更多丁屋,是否等同「政變」,馬想了一會,指修改基本法不足以構成「政變」,但挑戰中央權力就一定是。

任建峰不滿「政變」的說法,反斥人大常委8‧31框架才是真正違憲的「政變」。任解釋,人大常委8‧31決定,除了決定2017年行政長官須由普選產生,亦定下額外的選舉框架,他認為該框架已超越基本法附件一和人大常委於2004年的釋法內容, 即人大常委原本只被賦予於政改第二部曲中決定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是或否」需要改動, 因此人大常委所訂的框架違反了基本法,理應於法律上並無約束力,「所以香港人不是發起政變,而是『維憲』,是維護的『維』,而8‧31才是扭曲憲法,所謂不根據基本法就是『政變』,那8‧31就是政變」。

同信法律可免權勢者橫行

佔領之後,對於「何謂法治」,來自法律界的袁國強和石永泰演繹各有不同,馬恩國與任建峰均認為,至少有一個信念未有被撼動,仍相信法律能保護人民,不讓當權者或有權勢的人橫行無忌。

對談片段:http://code.mingpao.com?1738

視頻
佔領一周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