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代撕裂 團圓有時
27-09-2015

【明報專訊】一場佔領撕裂兩代關係,去年9月底,學生罷課爭普選,結果演變成佔領運動,莘莘學子由課室走上街頭抗爭。然而,同一屋簷下,兩代未必相容,除了政見不同,父母輩更憂慮子女安危,有母親擔心當時在特首辦門外示威的女兒,急致電欲查問,可惜心生畏懼的女兒不敢接聽,手機只留下了70個未接來電;一年過去,母女倆仍未談一句話,往日中秋切月餅慶生日的女兒,相信今年難回家團圓。

另一屋簷下,有年輕人與父母由爭論變成討論,關係親厚如昔,現時還藉着facebook分享不同新聞,讓兩代在分歧中理解對方。

「即使已不在家住,每次參與社運時,仍害怕母親會在電視上見到我。」佔領期間幾乎每日在佔領區守候的城市大學學生袁嘉蔚(Tiffany),面對警察或意見相反者,從未表現退縮,卻憂慮母親會對自己的行為生氣。中秋節生日的她,從小到大都會和家人「月餅當蛋糕切」,一同慶祝,去年6月因為堅持參與反東北發展集會與母親鬧翻,憤而離家出走,首次沒和家人共度生日。今日中秋節,人月預料又再難團圓。

怕上電視 母親會見到

離家逾一年,今年讀城市大學中文系三年級的Tiffany不是社運組織成員,卻是話題人物,常在網上被負面評論,她最不希望家人會因此受到影響。離了家的Tiffany,即使經濟拮据,卻不願回家,現與朋友分租單位,「瞓廳」的她每月付800元。

去年9月23日,正值罷課周,Tiffany與學聯成員在特首辦外等候特首梁振英,學生的一舉一動,都是新聞焦點。當時她已離家3個月,其間一直沒有聯絡的母親,突然來電70多次,更發信息指「你再不聽電話便去城大找你」。Tiffany始終拒絕接聽,「當時我無法面對……」

Tiffany坦言中學時性格較反叛,兩母女關係本已不算好,她入讀大學後開始參與社運,母親擔心其行動影響前途,再加上父親在內地做生意,兩人南轅北轍的價值觀致摩擦加劇。她指以前在家居住時,會不停試探母親的底線,但不敢過分投入社運,亦避免被鏡頭拍攝,因怕被家人經濟封鎖及趕出家門,「所以會盡量妥協」。

離家年多 母女沒說一句話

去年6月,Tiffany瞞着母親參與反東北發展集會,翌日家人在電視上看到新聞片段時,袁無心說出自己「在集會地附近」,母親一怒下表示不會再給予零用錢,性格倔強的Tiffany,認為沒有做錯,決定離家出走,自此未再回家。

離家時只有數百元積蓄,Tiffany常買即將過期的特價麵包充飢,兩個月間瘦了20多磅。搬走後,Tiffany認為有得亦有失,從此不能問家人拿錢,要靠自己工作維持生活,但「所有東西自由了很多,行動時的被捕風險,承擔多過以前在家」。母親在她離家後便沒再聯絡,父親則偶爾會約她見面,只是兩人未有太多談到母親。

佔領期間,Tiffany在租住的單位梳洗好,便到佔領區過夜,差不多每日如是。父親曾勸告「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更表明她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即使被捕也一定不會保釋她。話雖如此,她知道父親、母親和弟弟亦有去過佔領區,她認為雨傘運動好像令家人的接受度高了,相信是父親在佔領期間,看到不少人願意留守金鐘佔領區,明白香港正在發生的事。

今天是中秋節,生於9月30日的Tiffany,以往在家過節的指定活動,就是切雙黃蓮蓉月餅慶祝生日。去年她第一次沒與家人共度佳節,她想了想,說﹕「今年應該也不能慶祝了。」

未盡女兒責任 想說「對不起」

佔領運動快一周年,Tiffany表示人心被雨傘運動喚醒,她不諱言自己和母親一樣「硬頸」,在參與社運的路上,她從不認為自己選擇錯誤,只是不時反省自己像是沒有盡女兒的責任,「希望向她(母親)說聲『對不起』」。她表示可能在畢業後才會聯絡母親,並盼望有天能真正獲家人認同。

明報記者 王丹麟 邱雅錡

視頻
佔領一周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