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奪公民廣場 揭佔領序幕 學生﹕有人喊拉鐵馬 才覺將佔領
26-09-2015

【明報專訊】每次提起佔領行動,都會想起9月28日,漫天白霧和催淚彈的火光,其實這一切的發生,源於9月26日的一個決定,當晚學生突然決定「重奪公民廣場」,引發警民衝突,間接令佔中提早啟動,究竟這10多個小時發生什麼事?

發起9月22日罷課的大專生,從未想過會走到這一步。人大常委去年8月31日就政制設下框架,學界以罷課為抗命頭炮,各大專院校生組成罷課委員會,於校內宣傳,籲更多同學關注政改。

唐曉昕是港大罷課委員會成員,原來當日籌備罷課時間緊迫,整個過程不足一個月,學生對罷課討論亦不多,「只知道想搵(特首)梁振英對話,想醞釀一場更大的運動,但目的達到點先收手?真係未知」。學生視這為「最後一次」吶喊,所以不管如何,要努力叫更多同學參與,「要喺學校入面壯大力量先可以出去行動」。

「為乜衝,入去嗰下先諗」

學生在「命運自主」的旗幟下罷課,除用以發動不合作運動,同時要求政府對話,大台則放置一張摺櫈。學生罷課之餘亦多次遊行,卻無功而還;罷課第4晚,學聯於沒有不反對通知書下,領4000多人遊行至禮賓府,另一浸大罷課委員會成員文睿嵐說,「一直叫住要見梁振英,等到第二朝都見唔到,好失落」,當晚學生已準備被捕,「已經有個想法我哋遲早畀人拉」。

闖進「公民廣場」一舉,本由台上的學民思潮黃之鋒發號施令,其實是由兩名學民思潮成員「偷步」帶起、率先爬鐵欄。文睿嵐稱,當時收到消息要「重奪公民廣場」,「點解要衝,為咗啲乜,真係到衝入去嗰下先諗」。

否認衝動 指關乎未來道路

當時已罷課5天的學生,其實已筋疲力竭,眼見比自己年紀小的學生只管用力爬、猛力把門推開,跟文睿嵐同步闖入廣場的浸大罷課委員會成員鄧卓儒,混亂中鞋子也丟掉,他說看似「勇武」,內心卻非常混亂。手足無措之時,聽到有人高呼要拉開鐵馬,才意識他們下一步就要佔領。鄧回想,一切如電光一閃,但否認自己衝動,「學生嘅想法最直接,諗緊嘅係關乎未來條路點走」。

有份行動的唐曉昕解釋,多次追擊行動失敗,學生未有放棄,再商量下一步行動,「肯定參與行動,又唔怕畀人拉就一齊傾,決策小組係好粗略,因為好急,最後一個晚會就嚟完,好擔心晚會完咗就無機會」。她說大家對行動沒有十足把握,但因會上有人說,「即使只有一個人入到去,都要入」,而立下決心。最後約有200人闖進廣場,有學生和社運人士,也有剛放工來集會的市民。

一年回顧:太急欠溝通

場外愈夜愈多人,逾千市民守候,場內的留守者圍着旗杆並肩坐下,高呼「公民抗命,無畏無懼!」早上7時多,大批警察於停車場外一字排開,以盾牌、胡椒噴霧和警棍清場,唐眼見同伴被拖走,內心極為掙扎,「前一晚我哋身先士卒咁走入公民廣場,好似好偉大,但出面嘅朋友受傷更多」,當她想走到場外支援時,有人提醒她,場外的人是為了場內的他們而留下。唐於27日晚獲釋,立即重返添美道,看到無際的人海,不敢相信自己置身香港。

佔領運動啟發了港人對大型運動的想像,學生作前鋒打開序幕,一年過後,他們內心仍未平復,回看整場運動,用檢討的口脗道出自己的不足﹕「我哋好急同缺乏溝通」,雖然口說運動不成功,但認為最終至少取得市民關注。

明報記者 李詠珊

■明日預告

佔領引發家庭衝突,去年反對東北發展,參與社運的袁嘉蔚與母親反目,離家生活至今。今年中秋節生日的她,和母親能否冰釋前嫌、回家團聚?

9.26場內情況

code.mingpao.com?1734

9.26場外情況

code.mingpao.com?1735

視頻
佔領一周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