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健超:制度限警權 重於警民修好 不因七警生恨 信民主種子已撒
24-09-2015

【明報專訊】佔領運動期間,不時有聲音批評警方執法偏頗,去年10月15日警方在龍和道清場時,參與佔領的公民黨曾健超被7名警員帶到添馬公園「暗角」「拳打腳踢」,事件令市民對警方信任跌至低點,港大民意研究計劃調查顯示今年上半年巿民對警隊滿意度淨值只有20.9個百分點。一年過去,曾健超說偶爾遇到對他不友善的警員,但不會因七警事件而怨恨警察。對於警民關係,曾健超認為沒必要搞好,最重要反而是社會要有一個令人信服的制度,確保警權受到約束及制衡。

脊椎移位仍痛 常遇途人打氣

在七警事件中,傳媒拍攝到7名警務人員將曾健超帶到添馬公園暗角拳打腳踢,律政司早前表示案件已向英國獨立御用大律師諮詢法律意見,收到後再考慮下一步工作。七警事件發生前,曾健超曾被傳媒拍到從高處向警察淋潑不明液體。

曾健超日前重回案發的添馬公園接受訪問,回想當日「七警」令他傷痕纍纍,他說事件對他影響很大,需長時間養傷,身體至今仍有後遺症,如脊椎移位至今仍感痛楚;心理方面,自言性格樂天的他則相信可堅強面對。他透露,現時走在街上,不時遇到有途人為他打氣,但同時遇到不友善的警察,但沒有起衝突。

在位者令關係惡化 監警制度已失信

曾健超說,佔領運動令警民關係惡化,但責任不在佔領者,「無權無勢的巿民,如何令警民關係差、令制度崩壞?邊個搞成今日嘅局面?係手無寸鐵嘅市民還是在位者?」他認為是時任警務處長曾偉雄等人造成今日警民關係局面。

被問到如何改善,曾健超認為沒必要有好的警民關係,重要的是有令人信服的制度制衡警權,「如果有制度,何需講關係?」他相信市民對警方的信心要由警方自己建立,同時認為現有制衡警權的制度在佔領運動期間受損,沒信心可重建。

不認同撕裂論 稱傳媒放大對立

曾健超不認同社會因支持或反對警察而撕裂,說看不到公民社會有太大對立,自己到中小學做分享,大家都反對警察濫用暴力,認為只是傳媒將對立面放大。

對於在七警事件中,7名警員涉嫌歐打他的過程被傳媒拍到而曝光,曾健超自言是幸運者,而當日很多佔領者亦受警方不同程度的暴力對待,卻未獲太多人關注。

民權觀察:監警會主席不合格

另外,「民權觀察」成員沈偉男認為,佔領期間警民關係差劣十分明顯,認為監警會即使沒有調查權,亦有責任向警方作出建議。他認為現任監警會主席郭琳廣過去一年「喜歡做時事評論員」,無視社會有群眾與警方不和,是掩耳盜鈴,表現不合格。

明報記者 何曉勤 陳顥之 曾錦雯

■曾健超訪問片段﹕http://code.mingpao.com?1732

視頻
佔領一周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