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後分裂 學聯改革不信瓦解 周永康﹕佔領失敗賴學聯「廉價批評」
23-09-2015

【明報專訊】「雨傘運動」是成是敗各有說法,但客觀而言,運動後受重挫的團體,相信非學聯莫屬。學聯在運動中被質疑領導不力,運動完結後被「拆大台」,一半院校成員「退聯」。前秘書長周永康坦言「(去年)11月30日的升級行動是令學聯土崩瓦解的開始」,但若歸咎學聯就是佔領運動失敗的始作俑者,「則是非常廉價的批評」。現任秘書長羅冠聰強調學聯不會瓦解,因為它在學界的重要性未有其他組織可以取代。

改革增學生參與 擴認受性

年初的退聯危機令學聯着手處理路線及體制上的改革,經過多月商討,學聯終訂出「架構諮詢文件」,提出初步改革方向和時間表,希望可在明年3月通過修改會章條文,令學生可更多參與學聯事務,提升學聯決策的認受性。羅冠聰說,有關文件仍要待學聯代表會通過,之後會商討如何在各院校諮詢。羅說,提出諮詢文件的時機,無關佔領一周年。

學聯在傘運中備受爭議的決策包括11月30日「最後一擊」的升級行動,以及對退場遲疑不決的立場。以上事件惹來外界狠批,其中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便曾公開批評學生繼續留守是「愚蠢」。當時是否錯過了最佳退場時機?把行動升級又是否錯誤決定?

周永康說﹕「沒有最佳時機,任何時候退場都必然會令群眾斬開一半。問題在於面對群眾斬開一半時,代價是否承受得起。」

羅冠聰則說﹕「整個佔領不是一個劇本,我們是見步行步……我會以摸住石頭過河去形容。當時很難去預見會有什麼事發生,所以不存在什麼時候退場是比較好的想法。」

周﹕沒有退場最佳時機

學聯與學民思潮在11月30日圍堵政府總部行動後承認失敗,周永康說﹕「這個行動是令學聯土崩瓦解的開始」。

「 一方面行動是失敗,因沒有辦法透過行動向政府施壓;第二方面有很多傷者;第三方面是折射了所謂運動敗局的情况。之後有很多人把運動(失敗)的責任歸咎在學聯或學聯推升級行動。」周永康說,升級行動的決定不可說是錯或對,只是大家最終都承受了代價。

佔領後不少人歸咎學聯,但周永康形容這是「廉價的批評」,只會令大家忽略或拒絕反思這幾十年來社運文化、學運文化、政運文化等出現什麼問題。

指五方平台團體各有盤算

泛民、佔中三子、雙學以及民間團體在佔領運動期間,雖組成五方決策平台,但無助團結,最終在退場、升級行動和自首等均各走各路。周永康承認五方平台的團體向來沒有政治信任,「當時大家覺得對方有自己的政治盤算,如政黨為選舉……」

問到學聯當時有何政治盤算,羅冠聰說,學聯一心希望維持佔領區士氣,盤算如何給政府更大壓力。周永康說,當時考慮運動可否維繫抗爭者的信心和會否崩盤,「如果不做任何事,純退場,士氣會潰散」。

三子望區外 學聯重區內

說到底,學聯都是只顧抗爭者,忽視民情?周永康承認,「三子和學聯都有兩極的問題,就是三子經常望佔區以外,佔區內少處理。學聯少處理社區,是後期才開始」。

本來是承先啟後,但羅冠聰上任秘書長的首要工作就是「保聯」。羅說,未來要改革的不只是單一組織,而是整個運動的生態要改變。他說,傘運後似是有很多人不見了、失蹤了,「我覺得這不是需要驚惶的狀態,因為我相信人們會再次出來,只要再有大型運動」。

傘運之後,學聯似乎亦寂靜下來,在9‧28一周年之際更像是消聲匿迹。羅冠聰說,政改是過去兩年最重要的社會議題,政改暫告一段落,學聯會繼續在高等教育界就各方面的議題發聲,如港大副教長任命、院校自主等。

明報記者 楊康琪

周永康訪問片段

http://code.mingpao.com?1731

視頻
佔領一周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