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年輕人可成就民主 三子遺憾未及早退場
21-09-2015

【明報專訊】「佔領中環,正式啟動!佔領中環會以佔領政總開始!」去年9月28日凌晨,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在金鐘高呼這話。言猶在耳,佔領運動一周年將至,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和朱耀明回顧運動時,說起「如果可以重新再來……」,各有嘆息。有人說當日應要更堅持推動「廣場公投」,亦有人說錯失退場時機,有人憶起學生被追打的情况時,聲音依然顫抖。儘管各有憾事,但三子今天仍對香港民主發展抱有希望,相信年輕人未來可成就一個民主香港。

說起佔領行動中有否感到後悔的事,三子不約而同提到退場時機,認為當時應及早退場,或由佔領者共同決定退場時間。「好難說是否後悔,因為當時我們在一個資訊受限制和時間緊迫的處境下,做出認為是最好的決定。」戴耀廷說,如果要重新再來,他希望自己在推動「廣場投票」時,可以更堅持。

去年10月雙學、佔中三子、泛民及民間團體,決定在佔領區推出「廣場電子投票」,讓市民就政府與學聯會面時拋出的「民情報告」和多方平台等建議表態,但在提出投票後4日,就宣布擱置。

戴﹕應更堅持廣場公投

「我們要讓所有參與運動的人,就運動的走向一起決策……廣場投票是可以突破廣場政治的問題,這問題是參與者慢慢流失,最終留下來的都是比較激進的人,運動不應由他們去決定去留。將來如果再有大型抗爭,應有這樣的決策機制。」戴耀廷說。

對陳健民而言,佔領是由5方團體作出共同決策,自己說不上有什麼後悔,因為三子不是主導,但指共同決策方面可以做得更好。他說,既然學生當時拒絕接受政府提出的建議,就應該認真考慮退場,否則只會令民怨愈來愈高,「我覺得當時是關鍵,(運動)應有一個清楚的方向,一是與政府繼續談下去,取得一些具體成果,否則就要想退場,或以議員變相公投方式轉化運動。時機是失去了」。

朱耀明沒有說出後悔的事,但就說起最傷心的事:去年11月30日學生的升級行動。「當日警方追打示威群眾去到海富天橋、跨過添馬公園。好多人被打受傷,我心中好難過。所以當晚後,我們才作出不得不提早自首的決定。」朱耀明憶述此事時,聲音顫抖。

朱:無法阻止學生升級

「我覺得,特別是年輕人的生命,不應該在這樣的環境中犧牲……在那時,我們未到要捨棄生命的時刻。」至於當時三子能否制止學生的升級行動,朱直認無法阻止,「我們在會上不斷提醒(學生),但那時的膠着狀態,是沒有辦法處理(佔領者的)鬱結……」

佔領被斥是撕裂社會,但朱耀明反駁說,只有政府有能量撕裂社會,「好多人話(佔領)社會撕裂……佔領的人從不使社會分裂,你來最多是唱生日歌你聽,不會對罵。今日之所以有這些情况出現,很大程度是政府縱容。你(官員)帶頭去簽名,帶頭去做某些行動,這些舉措本身顯示你擁護某派,這不是政府所為,政府應消解民間不同的分歧……政府本身就有種鬥爭撕裂的思維」。

佔領無法改變北京對香港政改的取態,不少年輕人把佔領定性為失敗;亦有人視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是佔領的成績表,行動成敗取決於民主派取得的議席數目,但三子有不同見解。戴耀廷說,不應只看短期的民主發展,「梁振英政權可能在2017年7月1日就結束,即使讓他連任,都是做多5年。但如果北京的看法不變,繼續跟白皮書、8‧31決定,香港的民主和高度自治的實踐就不是2017或2022年的問題,而是要想2047的問題」。他說,相信「政治素人」會成為爭取民主的重要力量。

朱耀明亦指不應只憑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斷定運動的成敗,反而會寄望在運動中覺醒的年輕人,「我想運動的影響不止在這兩年,因為參與運動的年輕人是一股力量……我們要看這班人成長後的力量……不是這兩年的選舉」。

陳﹕評價運動看梁能否連任

陳健民說,目前評價行動作用是太早,可能要到梁振英是否可以連任的時候,「這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去看運動對中央的影響是什麼。如果他可以繼續做下去,運動是強化了大陸的強硬路線」。

明報記者 楊康琪

佔領一周年片段code.mingpao.com?1729

視頻
佔領一周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