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防暴隊昌哥﹕休班警怕伏擊 出門童軍刀藏襪底
2017-05-05

【明報專訊】那一年,1967年,年僅22歲、入職一年多的昌哥為灣仔軍裝巡警,身形高大的他獲選進警區的防暴隊,每有緊急事故警署「打亂鐘」便要奉召出勤,在那年的亂世,當差的他雖說「唔識驚」,但面對不時傳出暴動者殺警,休班時便裝外出,都必與同袍三五成群,「每人都買把童軍刀,放入襪底,或夾喺褲頭」,以便遇襲能夠反抗。

不公平年代「有人挑事端易動員」

現年72歲、退休17年的昌哥接受訪問時表示,六七暴動時他是小巡警,不是警官故沒有什麼秘辛可談,但作為前線警察,也見證了暴動,「社會當年是差、不公平的年代,只要有人挑起(事端),很容易動員到人(參加)」。

讀完中二便考入警隊,1965年底學堂出班後,已要在1966年天星小輪加價事件中standby(候勤),當年警隊有處理暴動的意識,在灣仔警署被編入「暴動隊」的他,每月都要參與一次暴動操,以確保各人懂得應戰。

在暴動的歲月,昌哥說,作為前線,候勤時各人都是「食飯、食煙、釣下魚(玩撲克牌)過日子」,遇有事奉召出勤,如出現寫有「同胞勿近」字眼的「真假菠蘿」,因為「十個中有八個是假……大家(處理)都不是好認真」,印象較深刻的,是一次接報到場,「見有人掟嘢過來,那伙記不知就裏,一腳踢開,原來真係炸彈,在空中炸開」,那同袍亦因此被炸傷。

自從沙頭角有警察槍戰中死亡後,昌哥說,當年不時傳出「便裝警會畀人暗殺」的信息,他說,「作為PC仔(警員),唯有每人都買把童軍刀,放入襪底,或夾係褲頭」,落更後出街也要三五成群,免出事故,攜刀藏身的日子長達3至4個月。

搜新蒲崗 身邊天降牀板

除了炸燀,昌哥當年亦參與六七暴動重點區域的行動,在新蒲崗巡邏時遇險。在1967年中已被調往機動部隊做藍帽子的他,與一隊同袍10多人一起到新蒲崗搜屋,一進入工廈範圍,「突然成塊牀板(從天)飛落來」,就跌在一個身位開外,如被壓中僥倖不死想必也頭破血流,他說,當年亂事很多,根本難以追查到是誰擲牀板,其小隊避過一劫,也只是繼續行動。

當年暴動示威者會罵警察為黃皮狗,昌哥說,他本人不太在意,回想昔日的示威者,他認為當年暴動的人「始終都是怕差人,好多時罵完便走」,警察最怕是示威者「陰陰濕濕」的招數,如趁警力較少時派人過來叫囂或擲下疑似炸彈的物體。

對於參與暴動的「左仔」,昌哥形容他們都是「入咗腦」,回想當年警察確實是會毆打被捕者,「一上豬籠車,打得好厲害,係咪都打幾拳」,警署聽到有人叫「有客到」,就有人湧過去「兜口兜面」毆打剛送到警署的被捕者。

暴動後「一般人對差人態度好了」

暴動過後,昌哥記憶深刻的包括獲發的一筆補水,金額達2000元,他還記得當年以500元大鈔發放,他拿着補水買入一輛二手車;他說,當年一般人都不支援暴動者,故暴動過後,行咇時也感到「社會一般人對差人態度好了、尊重了」,當年工廠妹也願意跟警察打招呼。

除了補水,任職警員的他在暴動後待遇亦提升,月薪由本來600元,大增逾六成至1000元,昌哥認為這明顯是當年「政府知道你差人有用」的現實。

六七暴動50年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