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前智囊:沒有文革 亂事不生
2017-05-03
港府前助理政治顧問George Walden(圖)承認1960年代香港社會確存在社會矛盾,但文革及香港左派領導人企圖擺出「革命」姿態,才是六七暴動主要成因。(張家偉攝)

【明報專訊】香港左派陣營一直認為,1960年代香港的社會矛盾是六七暴動的主要成因。時任港英政府助理政治顧問George Walden接受本報訪問時認為,當年香港社會確存在一些社會矛盾,但文革及香港左派領導人企圖擺出「革命」姿態,才是導致六七暴動的主因。

現年77歲的Walden於六七暴動期間擔任港府助理政治顧問,並曾與中方駐港官員秘密談判,目前定居倫敦。他說:「現在回溯1967年發生的事情,各方均有值得汲取的教訓。但我們得搞清楚﹕文革是暴動爆發的原因,沒有文革,這些亂事就不會發生。」

「港英有可詬病處」

Walden說,港英當局不是沒有值得詬病的地方。他說:「當年在香港社會底層存在大量超時工作及低薪的工人,你或許可以批評香港政府過分放心讓自由經濟運作,導致勞工受剝削的情况出現,給了左派做文章的空間。」

他認為,文革在內地爆發後,不少內地高級官員被批判為「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香港左派負責人擔心自己也淪為「走資派」,為求自保而發動反英鬥爭。

他說:「當時香港社會確實存在一些弊病及不平等狀况,但如果認為這是暴動的根源,這是錯誤的想法。如果目前的中國政府及香港親北京分子想藉紀念事件50周年,向英國翻舊帳,這是不明智的。」

Walden又稱,1967年8月23日北京紅衛兵火燒英國代辦處的亂事發生後,中國政府急於尋找處理香港問題的出路。當時紅衛兵衝進代辦處,並焚毁了建築物。事件爆發後,Walden和港府政治顧問Anthony Elliott曾與兩名中國駐港官員,包括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祁烽秘密談判。

灣仔酒樓與中方秘密談判

Walden憶述:「保密對雙方均非常重要,即使就會面地點達成共識也很困難。我們就像一伙歹徒,在灣仔一家酒樓的密室內會面。」他說:「雙方不太熱情地握手後,官階最高的中方官員以慣用的語氣讀出耳熟能詳的一系列要求,什麼法西斯暴行、屠殺、愛國同胞誓死抵抗等都念出來了。

Elliott說如中方希望談判取得進展,首先要學會文明的行為舉止,並尊重我們和我們的國家……中方官員其後在言辭上有所收斂。我們不理會他們的『要求』,並拒絕釋放參與暴亂者。但我們同意讓中方代表到獄中探望,以換取英國駐華外交官探訪當時在北京被軟禁的路透社駐北京記者格雷。」

Walden續說:「我們表明不打算妥協,並向對方發出明確的信息,香港只能由我們或中國其中一方管治。就算共產黨能夠打垮英國人,也不能令英國人屈服。」

Walden表示,雙方先後會面兩次,他從會面中得到的印象是中方官員正急於尋找解決僵局的出路,「會面有助令形勢降溫,但他們不是同意結束騷亂;我相信那是後來被北京制止」。

Walden於1970年代任英國外相卡靈頓私人秘書。八九十年代曾任英國國會議員,近年曾發表小說、回憶錄等作品。

六七暴動50年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