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香港新華社統戰官員 何銘思:左派「唯上」文化必然產物
2017-05-02

【明報專訊】六七暴動期間擔任新華社香港分社(中聯辦前身)統戰部官員的何銘思認為,六七暴動是「時代發展的必然產物」,認為鬥爭違反北京對香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方針。早在193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的何銘思慨嘆,暴動期間左派陣營在「唯上」文化下「上面說什麼,下面就做」,為左派陣營和香港社會帶來重大損失。他總結這場半世紀前的腥風血雨的教訓時,認為儘管香港已回歸近20年,內地仍然要客觀觀察世界各地發展,認真落實「兩制」,好好從香港學習世界各地先進知識。

明報記者 張家偉

稱中央反對動武 但基層失控

年屆95的何銘思,早前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1966年文化大革命在內地爆發後,中央曾下令駐港機構和左派陣營不要在香港搞「文革」,即不要將內地文革的極左做法搬到香港,但情况很快失控。

何銘思1939年加入中共,1977年升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統戰部長,1980年代兼任分社副秘書長。他於1988年退休,翌年因不滿北京當局鎮壓民運,公開宣布退出中國共產黨,認為當權者以武力鎮壓人,完全背離中共原來宗旨。何銘思是已故富商、全國政協副主席霍英東的摯友,曾任霍英東基金會顧問。

何銘思認為,中國長期處於閉塞狀態,「下面有什麼事情,上面說什麼,下面就做」。他表示,文革爆發後,負責香港工作的外交部長陳毅及國務院外事辦公室(中央外辦)副主任廖承志「靠邊站」,而在港英政府與左派陣營衝突不斷升級下,一些左派「小頭頭」也想表現一下,而不少左派基層群眾頭腦發熱,不顧後果地採取一些過激行動。他說:「當時我的兒子也跟其他人搞『假菠蘿』(假炸彈);當時許多放炸彈者行事衝動,是傻的,完全不考慮後果。」

何銘思說,當時左派群眾根本不懂處理炸彈,炸彈真的是土製,一些人糊裏糊塗地炸傷自己;「正因為上面沒發真炸彈給你,你才自己造」。他強調:「中央不支持香港左派搞炸彈陣,否則炸彈會貨真價實,哪會來假的?」

不覺得當年中央打算收回香港

何銘思表示,當年他不覺得中央打算收回香港,也沒聽過內部傳達中央要收回香港的決議,「根本沒這回事」。

他強調,六七暴動違反中央1950年代以來對香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務實政策。香港左派發動反英鬥爭初期,總理周恩來多次約見涉港事務官員,強調對英國的鬥爭必須「有理、有利、有節」,也反對在香港動武。

「香港是中國最好政治實驗場」

何銘思表示,內地1949年以來從香港學習到許多先進國家的知識,例如科學技術、行政管理。他說:「香港是中國最好的政治實驗場所,中共說實行民主集中制,但我們根本不知什麼是民主,什麼是集中。」

他又說:「我認為六七反英鬥爭的教訓是,內地還是要認真看看世界發展,認真落實『兩制』,好好從香港學習世界各地的先進知識。」

六七暴動50年系列文章